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Xeno官方小说《残火》汉化版 宫冈宽著

来源:MMX官方小说“残火”全文翻译_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翻译:sciencelife、泡面君

前半段是由sciencelife老爷翻译的,经常关注攻略的各位应该很熟悉了。

如同染上黑色鲜血一般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将夜空染出一片毛骨悚然的赤红。几小时前可被称为村庄以及基地的地方,现在只余下一片火海。

一直走着,走着。逃离村子的数十人现在已经没剩下几人,每当企图停下休息的时候,就会被机械怪物追上并杀掉,重复,再重复。

太阳已经落山,黑暗开始持续吞没周围的环境。

以这个速度继续坚持下去应该会逃掉吧。英格丽拼命挪动不听使唤的双脚,沉重的扭头看向后方。那里走来的是他的孩子,泰利斯。

看起来就像是汗水和血色都已经流光了一半,但泰利斯并未哭泣也不抱怨,一直那么默默的跟着。

看起来他长大了呢。从小就体弱多病、性格内向、不善交流的他,孱弱得就像生命之火会随时熄灭一样的孩子,如今坚强的依靠自己的双脚紧紧的跟在母亲的身后。

英格丽向他露出一个微笑,泰利斯也回以一个微笑。

而在儿子笑脸的另一侧,只有那染成一片令人恐惧的鲜红夜空。看到这幅不祥的光景,英格丽的身躯不禁颤抖了一下。

就在此时,走在最后的三人中的一位看起来已经走不动,忽然倒在了地上。

而另一个人弯下腰手撑膝盖,似乎也已经走不动。剩下的一个人则向倒下的同伴走了过去。

英格丽停下了脚步,而泰利斯也停步看向母亲注视的地方。

“别停下!接着走!快走!!”她大声呼喊着,尽力挥动自己的手臂。

然而那位倒下的男人看起来已经起不来了。他身边的另一个男子回应她的呼唤,挥着手向这边走来。倒下的男子和查看他的女子英格丽并不熟悉,但走过来的男子却是她的老熟人了。

这是一个有点显老,金发碧眼的高瘦白人。大家都叫他日本斯基,是给俄国人起的日本名。他是一个热血的佛教徒,崇拜武士和忍者,熟悉针灸和中药的男人。泰利斯小时候的病痛几乎都是日本斯基帮忙治疗的。

在英格丽前面的男子也停了下来,走到英格丽身边出声提醒。

“不要大声喊叫,会被它们发现的!”

这位男子是从村里逃出来的时候认识的。有着日本人里少见的大块头。同伴们都叫他“躁哥”

“可是……!”还没来得及反驳的英格丽的嘴被捂住了。躁哥招手示意大家继续前进。

但是日本斯基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查看那位倒下男子的女人也摇了摇头。

“带上这些老弱病残只会碍手碍脚,走吧。”躁哥说道。

“你想见死不救吗?”

“我们都已经自身难保了,你是知道的。”躁哥的视线上下打量着英格丽。

在村子以及基地里,英格丽都是名人。

所有的男人都知道英格丽的大名。她是个大美女,在这废土上独一无二的。躁哥从村里出来的时候就在到处找她。

“你是英格丽吧。”他的眼睛依然不愿离开英格丽的身体。

英格丽放下肩上的背包,拿出一支冲锋枪后将背包挂到儿子身上。

“这孩子交给你了。”她将泰利斯的手放到躁哥的手中。

“妈妈!!”泰利斯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而喊了出来。

英格丽装弹上膛,在泰利斯的额头上亲亲一吻。

“那个人对我们有恩,不能见死不救,你和他们先走。”

泰利斯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的眼中满是坚强。英格丽转身走向日本斯基。

“该死!真的要去吗!”泰利斯的身后传来了躁哥的大声抱怨。

三个人都救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要把日本斯基救下来。她对枪支使用方法是非常清楚的。曾经有很多一看就意图明显的人教过她如何操作枪支。大家都说她非常擅长射击。她的丈夫就是一个怪物猎人。

日本斯基觉察到了正在走来的英格丽,他努力站起身子。

然而他身后废墟的阴影中忽然出现了机械怪物。那是一只小型的抹杀机器。前进中的英格丽迅速举起冲锋枪,然而抹杀机器的腕部却抢先闪出了火光,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

躺在地上的男子身边的女人倒下了,身体被鲜血燃得殷红。英格丽也迅速开枪,伴随着枪声,一连串的子弹打在抹杀机器的身上。抹杀机械只是轻轻摇晃了一下便摆正了躯体。

“趴下!”英格丽在呼喊中往前扑出,突突的枪声再次响起,她的周围烟尘四起,碎石子纷纷掉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并不疼。

趴在地上的日本斯基抬头看向英格丽,抹杀机器正慢慢走向她的方向。

英格丽调整姿势,双肘和腹部紧贴地面,冷静的瞄准。自动模式的冲锋枪一瞬间将弹闸内的子弹全部倾泻出去。抹杀机器全数中弹,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后全身迸发出了火花。这个角度的攻击奏效了,抹杀机器倒在英格丽的身前不动了。

“呼……。”她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子走到日本斯基的身边。

“真是个乱来的女人。”

“你还能接着走吗?”

“能跟你这样的美人死在一起才是我想要的。”

“想一起死就接着走下去。”英格丽扶起日本斯基。“你先走,我去那边看看就来。”

“好。”日本斯基走向了躁哥和泰利斯等人逃跑的方向。

英格丽也走向倒下的那两位男女,然而这时,后续的抹杀机器赶到了。

而且这次是两台,不,三台。

“快跑!日本斯基!!”英格丽直冲出去。前面的日本斯基也拼命的跑着,再往前的地方是躁哥和泰利斯。

和那个胆小鬼一起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英格丽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儿子的面容。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丢下已经没有弹药的冲锋枪,将腰后的手枪掏出,转身面向抹杀机器。

让自己来拖延时间,是能保护儿子的唯一方法了。英格丽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三台抹杀机器滑行过来,卷出滚滚烟尘。就像是围猎草原上的火鸡一般排成横列向她靠近。

英格丽开枪了。被击中的那一台抹杀机器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这是能造成的最大伤害了。手枪的威力可以杀死一个人,但面对机械怪物的时候根本不够。如果要想造成有效损伤就必须继续接近。在超近的距离全自动射击没准能带上一台上路吧。

英格丽向上天祈祷着,她试图回忆起不可能再见面的儿子的脸庞,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泰利斯父亲的脸。回想起那短暂而幸福的婚后生活,如果自己没有怀孕的话,丈夫是否就不会死了?当她得知自己怀孕之后,联想到将会把一个新的生命带到这个残酷的荒芜世界上,她就感觉自己是一个罪人。

难道为了生下这个孩子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丈夫的生命吗?得知丈夫死讯的时候,恸哭的英格丽如此想到。那么这一次用自己的生命做代价的话,那孩子就能活下去吧。

“泰利斯……”英格丽的口中嘟囔着。

就在这个瞬间,三台并列的抹杀机器中右边的那一台突然爆炸了。飞散的碎片和冲击波将另外两台也炸到一边,失去机能的铁块掉到地上翻滚出去数米远。

剩下的两台机器停下动作,转向爆炸发生的方向,然而右侧的那一台也爆炸了。就像第一台一样变得粉碎,并吹开了最后一台。

英格丽看着那最后一台抹杀机器转向爆炸的方向前进着。在前方几百米开外,星空下染得暗黑的沙丘之影上,一台好像汽车的东西驶了出来。第三发炮弹发射了。最后一台抹杀机器在爆炸的火光中变成了在地上翻滚的废铁。

这个像是汽车的东西突然打开了车头灯。英格丽望向车辆的方向。她有些恍神的呆看着这刺眼的光芒,脑海中响起了丈夫经常说的话。

“等待目标进入易于射击的地点,用迅速精确的火力将其击杀,这就叫狩猎。”

这台像汽车一样的东西轰鸣着引擎,接近了举枪戒备的英格丽。那是一台装着巨大车轮的怪兽吉普。

看起来进行过战斗用的改造。战车的引擎盖上装着一门大炮,那是口径虽小但能连射,因而被称为超级速射炮的主炮,炮口上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尽。

改造吉普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男人探出头来。那一瞬间,英格丽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出来问题,她甚至以为是死去的丈夫回来救自己了,就好象当年他笑着说“有了战车的话,我们人类也能跟机械战斗了”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是,那位下车警惕的男人却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从额头到右脸颊的一条细长伤痕横贯了男子的脸庞,鼻梁上还有一条横向伤痕。这些伤痕虽然很可怕,但在他的脸上却显得有些可爱,那是一张让人看了就会联想到受伤的可怜动物的不可思议的脸。

“看来赶上了……你还好吧?”

每个初见英格丽的男人反应都一样,这个男子当然也不例外,他因为吃惊而瞪大的眼睛牢牢吸在英格丽的身体上。

“我没事,幸亏有你帮助,谢谢。”英格丽回答道。

男子的眼睛动也不动的就这么看着英格丽,也没有开口回答。

“没时间发呆了,下一波追杀的敌人可能很快就要到了。”

下一波追杀的敌人终于唤醒了男人。

“啊?啊啊?……是这样啊。”

“你是猎人吗?”

“啊……恩,我叫基多。”

“我叫英格丽。”英格丽丢下基多,向倒下的男女走去。

飞散的血花将周围的沙地染成了红色,女子尸体的手脚不自然的扭曲着,身上留下了拳头大的弹孔贯穿的痕迹。

已经无需确认他们的死活了。

基多走了过来,在英格丽的背后问道。

“认识的人?”

英格丽摇了摇头。基多的脸色放松了一些,他并不擅长安慰失去亲友的女人。额头上的周围和伤痕松弛下来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英格丽看着这个刚认识的猎人。如此本领高强又一脸和善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走吧,前面还有其他幸存者呢,包括我儿子。”

坐着基多的战车一路南行,在一片半埋在沙丘中的废墟里,找到了躲在此处的日本斯基。听说这里是曾经住着二十到三十万人的城市,但传说中的大破坏将这座城市毁灭了,如今连废墟也已经被沙子掩埋。到处都像墓碑一样突起的混凝土墙壁就是这座城市最后仅存的遗物。

“他们大概就躲在这片废墟里,你儿子应该也在。”日本斯基坐上后座并向副驾驶上的英格丽说明。“没想到还能坐上战车,真是帮大忙了。感谢佛祖,感谢(俄语)。”

“这个声音是……日本斯基老爹?!”基多忽然发出惊讶的声音并回过头来。

“这么说来你是……?”

“我是基多,您曾经救过我好几次。”

“…想起来了,你是那时候巴西利中校身边的小鬼嘛!”

基多大笑起来,转过身子继续开车。

“中校呢?还活着吗?”

听到日本斯基的问话,基多小声的回答道,“已经死了。大概一年前吧,我们碰到了潜藏在基地北面废墟地下的怪物。虽然消灭了他,但是中校和大多数同伴都死了。”

“是这样啊……”

“之后我就独自行动了,我不想再看到同伴死掉了。”

“中校是?”

听到英格丽的问题,日本斯基回答道,“从军人转业的猎人,一直住在基地里。听说是因为偷了村里的食物所以被流放到基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忽然基多停下了战车。并默不作声的将手指放到了武器发射钮上。

他前面车头灯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基多警戒着看着他。那个人影慢慢的靠近战车,所有人都掏出了武器。

来的家伙是身材高大的躁哥。英格丽跳下战车,向他说明了目前的情况。

“我不喜欢这个日本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车内的日本斯基向基多说道。

对于这种沉重的语调和没什么根据的推论,基多情不自禁的笑了,“都说上了年纪的人多疑,看来是真的。”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臭小子。”

战车外的对话结束了。和躁哥汇合后,废墟中走出来一个女人和少年。少年冲了过来紧紧抱住英格丽。基多的眼睛盯在在车头灯下的两人身上。

“日本人什么的,我是看不上的。”日本斯基从驾驶座后面探头出来说道。“但这样的美女可是不多见的,没准是现在活在世上的女人中最美的也不一定。是个好母亲、性格也很坚强。”日本斯基在基多耳边说道,“看来也不是不可以在一起呀,你和英格丽。”

基多的眼球转向贴近耳边的日本斯基。

“别乱说话!臭老头!!”

“让我说中了吗?哈哈哈哈哈!”

基多打开车门跳下车,传出来的日本斯基的笑声也被英格丽等人听见了。

为了安全起见,所有人都乘上了战车,向南走了一个小时,在干枯的河床上穿过了一座大桥后战车停了下来。

众人在附近找了个不错的废墟,准备在这里过一夜。

考虑到万一有机械来到这里、也可以击毁大桥堵塞道路来迎战他们。虽然水和食物并不充足,可是每个人都很疲惫了顾不上这些了。

没有生火、幸存者们就这样一个一个入睡了。

基多则睡在了车里。自从中佐和同伴们死后,这个战车里就成了基多全部的世界。

他孤身一人乘着战车探索废墟、击杀怪物从残骸中收集电子零件、武器和弹药、把这些存起来卖到村庄去。用赚到的钱补给弹药购买粮食和水,然后继续狩猎。

就这么持续生活着的基多。在他身体里还有无法接受的东西。因失去同伴而产生激烈变化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什么时候把我杀了吧!他为了这样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在“世界”上挣扎。不断擦着耳边飞过的子弹。火焰放射器的火焰在脚下燃烧着,被火焰包围的同伴不断的倒下。大叫着。怒吼着。周围都是油和火药以及蛋白质烧焦的臭味。

倒下,在地上打滚、痉挛之后再也不动了的中佐。被炸飞在天上飞舞的不知道是谁的手臂。血液四溅。基多一直没有适应这场噩梦。但是,在不断重复噩梦的过程中,身体却不知不觉的开始适应了。他想跳起来用头撞引擎盖、用要折断骨头般的力道锤方向盘。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在跳起来之前就停下了。

哐啷哐啷、有什么在敲东西的声音。听到这种声音每次都能把基多从噩梦中拉回现实。基多战车的玻璃窗和车体犹如铁制的铠甲般包裹着他。而某个人正在敲着这副铠甲。

“是谁?”基多问道。因为噩梦的感觉还残留着、他的声音有点颤抖。

“是我英格丽。可以稍微和你谈谈吗?”外边还是一片漆黑。天还没亮。

车内的灯亮了他打开了车门,英格丽向车内看去。

“我可以进去吗?”

“嗯。”看到她身影的瞬间,基多的全身的细胞好像被电流穿过一般。心脏也不停的狂跳。基多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脸色不好呢。做噩梦了吗?”在英格丽的脸上浮现了孩子般爽朗的笑容。

基多突然用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亲了上去。英格丽吓了一跳。但是并没有反抗。

她的脸颊和嘴唇是那样的柔软而温暖。最初接吻的一瞬间,两人就那样看着对方,然后慢慢的将嘴唇再次贴到了一起。基多的舌头渴求着英格丽的舌头向她的嘴里探去、两人就像决堤的河水般互相缠绕着彼此的舌头。

因为长时间的接吻,两人的呼吸变得很急促。

“我是来拜托你跟我们一起旅行的。”为了稳住急促的呼吸,深呼了一口气之后英格丽说道。

“如果我拒绝呢?”

“刚才是因为我不小心。请不要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虽然我丈夫死了、但是他还活在我心中。”飞快说完这段话后的英格丽正面注视着基多的眼睛,“那孩子也要在一起。”

“我知道了”基多回答道。而英格丽还在注视着他的眼睛深处。

“首先,要找到一个大家能安定下来的地方。这个地方还得能弄到水和食物。不然大家都会死的。那之后我们就去旅行吧。”

英格丽点了点头。

“虽然战车的燃料还满满的、如果找不到补给场所的话总有一天会用尽的。一想到自己可能被谁杀掉、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英格丽的嘴边再次浮现了笑容。“我要回那孩子的身边了。”

“啊啊,是吗,那好吧。”

犹如空袭般的炮击突然的袭击了基地和村庄。

“大破坏”之后数十年来在风雪中依然坚固的大楼,以及幸存者们自力扩建的路障和小屋都被破坏了。过去也有怪物袭击基地和村庄的情况发生。但是这种事情并不常见,而且将袭来的怪物全歼后就没什么问题。

激烈的炮击击毁了大半的设施,随后出现的大群杀人机械开始袭击四散逃窜的人们。这是一场犹如人类的据点压制作战般,经过周密计划的袭击。

“虽然活了这么久、但是这种事还是初次碰到。”日本斯基一边说着一边借着火光注视着自己的双手。火光摇摆着照出了他脸上无数的皱纹。因为阴影的关系、他脸上的皱纹开起来特别的深。

“我、看到了哦。那个巨大的怪物!在烟幕的对面……身上到处都闪着……红色的光芒。那家伙一定是怪物的头目。”泰利斯凝视着火焰说道。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仿佛又看到了当时的光景。

“是吗,你也看到了。那个可怕的家伙,恐怕那就是指挥者。那个怪物,应该控制着其他的怪物。”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我们也看到了。”去周围进行侦查的躁哥一边走近火堆一边说道。

跟他同行的朋友,或者说手下也随声附和道,“啊啊、看到了看到了。”

躁哥把肩上抗的东西放在了火边。那是袋鼠的尸体。“今天晚上有肉吃了。”

“真让人吃惊。‘大破坏’的时候从动物园跑出去的吗?”日本斯基从嗓子里挤出了这句话。

“真是个聪明人。”躁哥掏出20厘米长的狩猎匕首借着火光开始剥袋鼠皮。虽然很不熟练,但是肉和皮慢慢的被分开了。这时不知从哪里出来的年轻女人接过躁哥切下的肉,用小刀把肉切碎串好放到火堆旁的石头和瓦砾上。

听说她叫由纪,也是从村里逃出来的。大概十到二十岁。虽然身材矮小,但是胸和屁股发育的很好。跟她的脸不相配,身体非常性感。从她看到袋鼠也不吃惊的情况来看,这个小姑娘应该是跟躁哥一起去侦察的人吧。没准躁哥开始打她的主意了也说不定。日本斯基这么感觉到,同时还有别的不好的感觉。

但是这份忐忑不安的感觉被肉烤熟的香味淹没了。

“看起来很好吃呢!”叫做由纪的孩子这么叫道。肉的表面开始不断地渗出油并滴了下来。

“叫做基多的那个猎人还没回来吗?”走到日本斯基旁边的躁哥这么问道。日本斯基虽然很高了,但是这个日本人并不比他矮,而且肌肉发达。

“难道说他丢下我们逃~跑~了~吗~?”

“说不定真是这样呢。哇哈哈哈。但是至少英格丽不是这样的女人”

“你不觉得他们回来的太晚了吗?”

“毕竟是和那么漂亮的女人一起呢。谁知道现在在做什么呢”日本斯基瞎说的话让躁哥的脸上露出了非常不爽的表情。

“怎么?嫉妒啦?赶紧吃烤肉吧。哇哈哈哈。”

躁哥盯着日本斯基的脸低声的说,“今天我要把那个叫由纪的小姑娘变成我的人、你要是敢妨碍我就弄死你、老头。”

肉烤到恰到好处时、基多和英格丽以及泰利斯三人回来了。他们以车代步去了更远的地方侦察。

走到火堆附近的时候英格丽问道,“哦?这是?这个味道难道是?烤肉吗!?”

“肉还有很多呢。不够吃接着烤”躁哥说道。

“这是什么肉啊?”基多看着被肢解的尸体怪叫道。

“一种叫袋鼠的动物。我也是初次吃到、相当恶心。”啃着骨头上的肉,日本斯基这么说着。

“那么我就感激的开吃了”英格丽说完,躁哥给由纪打了个信号。

由纪开始接着烤肉。英格丽带着泰利斯坐到了日本斯基旁边,基多也坐到了英格丽旁边。

“我们在南方发现了幸存者营地。那边有烟升起、没准那边还有人活着。”基多报告后,围着火堆坐着的幸存者们都大吃一惊。

“也就是说、我们有救了吗!”躁哥的朋友……或者说手下高兴的大叫着。

“真的吗?”听到日本斯基这么问,英格丽回答道。“是真的。我也亲眼看到了。”

“在什么地方?有多远?”这次躁哥问到,基多回答了他。“沿着海岸往南走、能看到一个像海角的地方。车进不去、我们徒步爬到岩山上。从岩山上看到海对岸有建筑物。那边有烟升起。”

“穿过南边的海角……那么说这个营地是库吉或者莫古兰匹吗……”

“要是莫古兰匹的话我倒是听说过。那是‘大破坏’时奇迹般幸免遇难的石油贮备基地。不过听说石油早就用光了。”

由纪拿来烤好的肉串、像小猫一样的说到,“肉烤好了哦。猎人先生”

躁哥飞快的像赶狗一样把由纪从基多身边赶走了。基多一边把拿到的肉串递给英格丽和泰利斯一边继续说,“总之想用战车穿过海角很困难。虽然水退了但是岩石非常多。要避开岩石就得绕很大一圈。”

他吃了一口肉“这真好吃!”英格丽和泰利斯也开始大口的吃起来。

“那么、我们稍微往北折返一些从山的侧边过去就好了。”躁哥说到。

躁哥家族的祖先们从几百年前就住在这里了他对这边的地形比谁都清楚。“从那边沿着峡谷往南前进的话、最后会到达库吉和莫古兰匹中间。运气好的话只用一天、就算运气不好两天也够了。”手下们欢呼着,听到不用死了都站了起来。用手势制止他们后躁哥凝视着基多说到,“所以呢、猎人先生呦、你……会把我们送过去吧?”

把正在嚼着的肉咽下去后基多说道,

“那当然。”

手下们再次欢呼起来、这次躁哥也笑了。

“要放心还太早了。没准会碰到那个怪物呢。”日本斯基说道。

“也是呢。是你警告我米萨瓦(村名)要出事。”英格丽表示同意。泰利斯的肉吃完了,他盯着肉串还想吃。由纪注意到他的眼神,将烤好的肉递给了泰利斯。泰利斯两眼放光的吃了起来。

“还真是能吃啊。尽情吃吧、肉还有的是。”

“谢谢。”英格丽感谢到。

“真是像妈妈的好孩子。一样能吃呢。呼呼呼。”

“喂、由纪!把酒拿来!”接到躁哥命令的由纪离开了火堆,众人看向她的背影。

“有酒?!你居然藏了这种东西?”

“反正你也不喝、就别操心了老头。”不经意的说着的躁哥眼睛并没有看漏英格丽的手搭在基多的手上这件事。

由纪很快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两瓶威士忌。

“好了酒来了、猎人先生呦。来、喝吧!”躁哥吧威士忌瓶高举过头然后交到了基多手上。“预祝明天能早点到达营地!大家干杯吧!虽说是干杯但是没有杯子、所以大家轮流喝吧!”

哦哦!手下们、由纪和日本斯基都大叫起来。摇摆的火焰增强了所有人的高涨的士气。

“噢啦噢啦!”

“前进前进!”

“喝!喝!”

众人喧闹着、对着瓶嘴喝着威士忌、然后传给旁边的人、就这么不断重复着。泰利斯没有喝酒、只顾着吃肉。

不知道喝了多少轮后,“有点喝高了。顶不住了。我先撤了。”

后半段是由泡面君老爷翻译的

基多边说边起身,结果一个踉跄差点倒在了篝火里,还好英格丽及时起身从背后抱住基多并用肩膀将他撑了起来。泰利斯也随即起身跟在妈妈后面。

“你不是要吃肉么?先待在这儿,我安顿好叔叔后就过来。”

泰利斯高兴的点点头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继续进攻肉食。

“我说!明天没问题吧!大少爷!”躁哥嘲讽道。

“一切有我”基多转头回应,不过语调怪怪的。

离开篝火后,兴奋如潮水般褪去。真累啊英格丽心想,泰利斯应该也累了,最幸运的,就是与肩上男人的相识吧。

基多的战车停在了废墟的昏暗处。搀着已经迈不动腿的基多,英格丽总算打开了车门,随后一股脑的把他推进了车里,让他躺在了垫子上。

“没想到你的酒量居然这么差,很意外呀”耳边的私语没能得到回应,因为基多已经打着呼噜睡着了。

英格丽吻了吻他的脸颊,轻轻说“晚安”

从车上下来重新回到篝火附近,英格丽感到了久违的期待。

明天,或许是后天,自己和泰利斯将会跟随这名叫基多的猎人开始新的生活。想必是一场辛苦之旅,说不定还会遇到可怕的事件,但一定会活的比现在更加快乐。英格丽有着这样的预感。她没能想到的是,这就是留给两人最后的时间了。

睁开双眼,基多感到了汹涌袭来的阵阵呕吐感,在黑暗中摸索着想要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不见了。环顾自周,他看到自己正躺在废墟的沙硕上。

一瞬间他产生了自己仍在噩梦中的错觉,然而这不是梦。像是被人从沙硕上剥离一般,基多强行支起身体后没能抵御住强烈的呕吐欲,吐了一地。

经历了好几轮呕吐,疑似胃液的黄色液体垂在嘴角,眼角堆积着呕吐所产生的泪水。他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喝到这种程度。

回过神来,他意识到自己中招了。

酒是大家轮着喝的,应该没问题。

是小姑娘单独拿给我的肉么?

还是说不知不觉间被偷偷下药了?

好不容易吐意消退了,基多爬起来检查了周边,什么都没留下。

无论是战车,还是战车上存放的弹药、燃料和食物等统统被拿走了,丝毫不剩。

只有随身的武器好像没被搜走。基多从腰间拔出手枪,检查装弹情况。

护身的武器只剩下这个了。

基多将手枪插回原处,突然纵声大笑。

“啊哈哈哈!这些家伙!真有种!”

笑得刹不住车。

老子为了这群人冒着风险不惜浪费宝贵的燃料替他们找好了逃亡地点,结果就是这样吗?真是蠢到没边了啊!

那个叫英格丽的女人也是一伙儿的吗?特意对我使了美人计?

那令人发狂的吻也是计划的一环吗?

日本斯基老爷子是在嘲笑我中套了吗?

笑意最终变成了怒火,然后回忆起了最后的疑点。

如果没我,英格丽应该已经死了,日本斯基也是。

也就是说,这个计划最开始是没有她俩的。

那么到底是谁策划了这一切?

留在沙地上的车痕向北方延伸。

看来是朝着昨晚躁哥所说路线的前进了。

基多追着车辙同时疯狂回忆昨晚那家伙说的话,尝试找到一点线索。

“我怎么能死在这鬼地方!”基多强忍着眩晕感边走边给自己打气。

“一定要亲自夺回我的战车!”

脚步越来越慢,不复最初的速度。

连续行进了3个小时,早已疲惫不堪了。沙地上前进十分困难,但只要看到地上遍布的车辙,心底就会涌出一股力量“一定要追上这些混蛋!”

走走停停,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躁哥提到的类似山谷入口的地方。

虽然喉咙干的快冒烟了,但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水是没有的,就干脆别想了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晚吃的太饱,比起口渴饥饿感来的更加凶猛。原计划熬夜走完全程,但是太过勉强了。

废屋有一半埋在了沙子里,沙子上残留着白天的温度,躺在上面很舒服。

目光穿过墙壁的裂缝望向夜空看到了月亮。

想要短暂休息一下,结果睡意袭来,半梦半醒间不小心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

睁开双眼,外面仍是黑夜,但是透过裂缝已经看不到月亮了。

凑近墙壁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发现外面有很多光点正在移动。

光点朝着山谷,也就是基多的目标前进。

是抹杀机器。

数十台抹杀机器正有序地通过废屋前的道路。

为了确认机器袭来的方向,基多将目光移向北方,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

侵蚀了星空的巨大黑影耸立在大地之上。

黑影身上闪烁着红色的指示灯。想必这就是之前泰利斯提过的“怪物们的老大”

“快跑啊英格丽!这里也要被袭击了!”

像是追赶抹杀机器一般,基多手忙脚乱地滚出废屋,开始奔跑。

饥渴在这一刻已经无所谓了,基多埋头奔跑。

不需要地图也不需要导航。熊熊的黑烟就是最好的路标。

当基多到达被称为莫古拉比的生存者营地时,这里已经被彻底毁灭了。

抹杀机器也不见了踪影。

它们可能正在去往其营地的路上吧。也许是运动过度,基多的腿部关节无法继续支撑身体,传出了阵阵哀鸣。

扶着废墟的墙壁和突出的瓦砾,基多拼命朝还未烧尽的营地里奔去。

他没有寻找被偷走的战车,战车之类的已经无所谓了。

他现在只希望,英格丽能突然出现在废墟中。“英格丽!你还活着吗!英格丽!”

基多哭了。

哭着嚎叫。

“你到底在哪里!英格丽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吸入了黑烟,基多咳嗽着闷头前进,无暇顾及支撑着身体的双手正在被尚未燃尽的墙壁灼伤。

随后他看到某个少年正茫然地伫立在废墟一角,是泰利斯。

少年的衣物被烧毁,全身被熏成了炭黑色。只有部分毛发因为高温而微微泛白。

“泰利斯!”听到基多的呼唤,少年扭过头来回应道。“大叔….!”

泰利斯回过头去,被眼前的残忍所震慑无法做出其他反应。

基多跑向少年,然而没几步就摔倒在废墟上。他趴在地上,拼了命地爬起身来慢慢走向泰利斯。

泰利斯没有理会基多,只是呆呆的盯着某个地方。

基多总算挪到了少年身后,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靠在墙边的英格丽。

英格丽背倚着墙边,双眼紧闭,那是再也不会醒来的永眠。

周围已是一片血海,躁哥和他的手下纷纷陨落在那片血海中。日本斯基和由纪也沉陷在这片漆黑粘稠的血海里。

英格丽的手以怪异的角度垂在地板上,手边散落着机关枪。

她如同一个真正的战士,贯彻了自己的信念而去。

“呜….”

虽然不想在泰利斯面前展现脆弱,但基多没能压抑住呜咽。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基多踏入了那片血海,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似的,跪在了英格丽的面前。

“妈妈其实想和你走的,谈到新的旅途时她笑得特别开心。我也觉得你可能会成为我父亲。但是…这些混账以我为人质强迫妈妈…”

泰利斯讲述着,颤抖自内而发,从喉头延伸到肩膀和指尖。

即使被基多尽全力抱住,仍不曾停止颤抖。

感受着怀中的少年,男人对着女人的残骸暗暗发誓。这孩子放心托付给我吧,我一定把他培养成坚强的男人。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5月08日

+1
已经赞过啦!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