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二十七章:99号大路

我们一路逃难,一路向偏北的方向,冥冥之中我感觉阿梓莎就在偏西北方向的天空,如同一颗启明星被山峦遮蔽,我便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看。事实上这里既没有山,更没有星星,倒是有许多树冒出来。

西酸谷的西面是一大片树林,对此我早有耳闻,听说里面还有一个赏金首,似乎只是蚂蚁。

“这里其实叫树界。”卓娅在话筒那边讲着,已经讲了好一会儿了。我们接近树林的时候,她就变得兴奋起来。我问她,她过去是不是在这儿生活过。

“每年秋天,都有商人去伐木。”

“你也去?”我问。

“我负责用喷火器烧蚂蚁。”

卓娅的话让我很不解。

“来这里伐木的都要小心这里的蚂蚁,这些蚂蚁可是吃人的。”

“我也听说过。”埃吉鲁在一旁搭讪。

“其实,只要别走进树界深处就行。”卓娅说,“如果我们有喷火器,现在就可以进去烧一些蚂蚁吃,烧蚂蚁很好吃——只是,现在是冬天啊。”

“树界的赏金首,也是一只蚂蚁?”比起卓娅,我倒是很没有情趣,我想知道一些关于亚当蚁的事情。

“当然是蚂蚁,它叫亚当蚁,猎人办事处不是有张通缉令么?”卓娅哼着,“居然还有照片,我真纳闷有谁能拍到亚当蚁的照片呢?据说那家伙住在树界最深处,据说树界深处的蚂蚁多得能铺成地毯,进去的人从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那照片可能是假的。”埃吉鲁插了一句。

“只是——这样蚕食一般地砍伐树界的树,这里迟早也会变成荒漠啊。”

我总是喜欢想这种与我毫不相干的事,然而卓娅这次却给了我答案。

“不,树界的蚂蚁会种树。至少,有很多传闻都这样说。还有一些更匪夷所思的,比如说那只亚当蚁就是曾经树界森林管理局的社长,他死在树界,蚂蚁吃掉了他的身体,然后他的灵魂就附着在了一只蚂蚁的身上,直到今天……”

“谁说的,树界的管理员明明是个很年轻的人……”埃吉鲁在一旁小声哼着。

我一面听着他们两个争论,一面望着树界无尽的边缘线——不时地看那些枯槁的树木,落叶把那边的大地铺满,仿佛就是画了一条线,将树界与这边的荒漠隔离开来。当然,我依然不是地寻觅阿梓莎的影子,可是这里除了树,什么也没有。

到了树界的尽头,那些巍峨的山峦仿佛忽然间就升起来了,道路也变成了明显的上坡路,视线变短了许多,让人觉得很不安。这里其实是一个岔路口,西北方向是阿梓莎,东南方向是码头,正北方向其实还有另一条路,不知是通向何方的。

正是傍晚,海平面上方的天空深邃而又静谧,我们正好去卓娅的车上吃饭。

“99号大路,又来到这里了。”卓娅说。

“99号大路?”我问。

“就是前面的路——从北面的山区深处,一直通到阿梓莎。”卓娅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弧形。

“这就是富豪布拉德修的那条路么?”埃吉鲁忽然插了一句。

“就是这条。”卓娅与埃吉鲁倒是默契得很,然而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我只好求教:

“为什么叫99号大路?”

“当初富豪布拉德要在酸谷修99条公路,这里是最后一条。”埃吉鲁对我解释。

“有那么多路?”我发出惊叹的语气。

“不过只修了这一条,他就死了。”

“布拉德没死,有传闻说他是离开了酸谷。”卓娅反驳着。

“传言那么多,你怎么知道真假?再说,关于离开酸谷的传言,从没有一个是真的。”

他们两个又吵了起来,我并没有理会,继续问道:

“那么,其余的公路呢?”

“然后就是掠夺者的世纪了,还有谁敢来修路?”卓娅说。

倘若不是埃吉鲁插话,我倒是很想跟他们说一说当初玛丽亚和绯提起的大世界。天渐渐黑下来,饭罢我们继续赶着行程。

这条99号大路如同蛇一般盘旋在山坳之中,两面都是山峦黑俊的影子。我驾着越野车不停地爬坡、转弯,已经模糊了方向。

“从这里到阿梓莎能有多久?”我问卓娅。

“最少也要半天时间,也许我们能在凌晨赶到那里。”她说。

在昏暗的灯光下,埃吉鲁已经睡着了,而我看着监视器外车灯晃出来的一成不变的路,渐渐地陷入了梦境之中。

“穿过东面的几棵小树,是山崖一样的地方,能够鸟瞰广袤的大地。读者,即使你喜欢登高远眺,也要当心那边的山崖——也就是被炸毁的桥头,那里不知被风化了 多少年,总是有岩石脱落。若是为了看美景而搭上性命,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何况那里本没有什么美景——一条从远处延伸而来的窄路,一片望不尽的低矮的山岭, 沙暴不停地滚动着,好似有千军万马经过,却不见人也不见马,待到白烟散尽,还是一样的枯山痩脊,还有远处灰色的天空,蒙着些许烟雾。也许我此时为你的讲 述,就被狂风抛下了山崖撕扯成只言片语,在空中回响徘徊。山崖下面传来“沙沙沙”的声音,那是碎石脱落时的声响,风声渐大,遮蔽了一切,吹得人心中发 凉。”

脑海中浮现的是海曼大爷的一本关于阿梓莎的书,似乎叫《狩猎人の物语》,虽然我对海曼的印象早已淡忘了不少,然而对这些描绘阿梓莎的文字却记忆犹新。自从 那次离开阿梓莎,已是半年的时间,那些无忧无虑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在我的耳边一乎一吸,阿梓莎上镇、列车房、后面空地与树林、火炮、桥头,一切都像插画一 样印在昨天,只可惜我再也回不去了。昏暗的灯光下,埃吉鲁的鼾声渐起,而我望着监视器里的那条没有尽头的99大路,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路越走越远,走到了新月升起的地方,新月隐在起伏的山峦身后,在大路两边的天空勾勒出蓝色的影子。

“你看那边,卓娅,那是什么?”

“那是山。”

“为什么是蓝色的?”

“因为今天的月亮比较暗。”

“我从没有走过这条路,我在阿梓莎也从没有看见过这般蓝色的山头。”

“我经常走这样的夜路,对我而言这实在是平淡而又无聊。”

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卓娅忽然反问我。

“你是不是想家了?”

她的问题令我猝不及防,而我此时已无力掩饰我的心境,于是告诉了她。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