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二十六章:徘徊

埃吉鲁和卓娅去猎人集散地踩好点儿之后,我的这种昏天黑地、胡思乱想、无所事事的游民生活终于结束了。

第二日天还没亮,卓娅就把一件商人的长袍抛在我的脸上,那时我还在睡觉,她把我给弄醒了。我于是恼怒地朝她喊:

“干什么!”

她冷冰冰地回答我:

“起床!穿上它!然后去野巴士,今天我们去卖货!”

我本想嘟囔几句,正巧我的肚子正饿得发疼。

“连早饭都不吃么?”

“你有多少天没吃早饭了?”

她比我还要疾言厉色,似乎又瞪了我一眼,就出门去了。

我的心中自然很不爽,穿好外衣,使没好气儿地抖着那个袍子,打算把它抖烂,可是抖完之后还是要穿的,把这种粗糙的布裹在身上,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

就这样,又进城了。

我坐在野巴士里向外望,恰好到了镇子入口左转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商队——前面一辆小货车缓缓地开路,后面跟着几个商人,都是穿着袍子的,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低着头,向前默默地走着。

卓娅嘟囔着:“糟了,没把越野车开来?”

“车子不是被埃吉鲁修着呢?”我哼着。

在码头镇门口左转之后,还要走一段荒野一般的路,远处有一块豆粒一样大的地方,那大概就是蚂蚁营地了,想想猎人们与商人们的样子,蚂蚁营地这种称呼似乎很是恰切。

路上有人设卡,卓娅说,这些都是码头镇的军队,他们对商人戒备不强,主要还是盯着猎人们,如果在这个地方造次,很可能会被关进监狱。

“如果我被关进去,怎么办?”我问。

“我可以给你交赎金。”卓娅答。

我想,码头镇凭借他们良好的治安,每年一定都能进账不菲,但愿这种进账不要出在我身上。对于这个连猎人车店都是在城堡里的镇子,我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好在卓娅事先就把我们都打扮成了商人。

当我们的帐篷在蚂蚁营地支起来之后,卓娅总是一副很不放心的样子,她因为我们没有带战车,她害怕别的商队过来找麻烦。然而过了大概一个月,她终于不得不打 消这种念头,因为前来的商队实在太少了,似乎只有我们一家,掠夺者封了南面的海湾大桥,又堵在北面阿梓莎的路口里,据说最近把与码头镇联系很密切的德尔 塔·利奥也给控制了,码头镇虽然一如既往地安宁着,却已经成为一座孤城。当我知道这些,我便更加觉得码头镇已经不再是一个久留之地。

卓娅不相信德尔塔·利奥被占领的事情,然而她还是把货物的价格抬高了许多,渐渐的,来买货的人变得出乎意料地越来越多,那些日子她的野巴士变成了码头镇的 宝贝,后来她也开始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于是我们只摆了将近一个月的摊,在最为寒冷的时候我们躲回了猎人车店。卓娅点了点货,我们大概卖掉了半车货物,赚了 将近1000个G,其中药品和生活品都卖得非常好。

最寒冷的那个月,我站在窗边看着寒风把整个码头镇扫净,心中忽然充满了悲悯。望着码头镇那个向左转的路口,偶尔经过一些在风中歪歪仄仄的人,他们大概都去 过城里的道具店了,因为什么也没买到才去了蚂蚁营地,不过蚂蚁营地也早已被严寒像刀子一样刮得干干净净了。这便是码头镇的严冬。

而卓娅在夜里常常叨念我们的钱,她总是说着,两千多个G连一门好的主炮都换不起。

“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么?”

一天夜里,卓娅盘着腿坐在她的床上,这个如同骨架一般的小女人正在用一种很郑重的口气向我询问。

我叹着气,一句话都没能回答她。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望了埃吉鲁一眼,他正蜷在被窝里,玩着他在城里弄到的一些有趣掌上游戏机,不时地笑着,就好像他很希望我们陪着他一同笑似的。事实上我们两个都习惯沉默着。

有时,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我们总是会悄悄地谈论关于埃吉鲁的事情。卓娅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把蔓罗蒂已经死掉的事情告诉他。我说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最好能瞒一辈子,如果不能的话,还是等以后吧。我对她说,现在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埃吉鲁,而是未来。

然而一谈起未来,我们两个又开始发呆了,又开始变得惆怅了。

除了我们,整个码头镇似乎也在这个严冬中瑟瑟发抖着。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码头镇军队招募猎人的布告贴在猎人车店的一楼,我立刻把卓娅和埃吉鲁喊了下来,让他们一起看。

“一个月才150G?”卓娅喊着,“空手套白狼么?”

“还可以住在这里,太好了。”埃吉鲁说着,开始哼起曲子来。

我看着卓娅,问她:

“你觉得呢?”

我说完,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很奇怪地回望着我,忽然间猜出了什么。

“会有很不好的事情?”

她反问着我。我和她独自回到了房间里。

“尽快离开这里吧,码头镇快不行了,他们的军队是在抓壮丁。”我对她说。

“先豆腐,后刀子?”卓娅说。

“就像厄尔尼诺,上面的统治者啊——为了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我可不喜欢这种的感觉。”

“可是你要知道,我们没钱……”卓娅想反驳我,可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黯然了。

“那你说,去哪里呢,我已经打听到,去德尔塔·利奥的定期船已经停了。”

“马多的呢?”我问她。

“也停了。你不知道么,即使走水路,也必须经过海湾大桥的。”

“那就去阿梓莎吧!”我说。

“可是,那里现在也很不太平。”

“没关系,阿梓莎镇不是还没被攻下么?我曾经就住在那里,那里有能照应我们的人。对了,我记得你的老家不就是阿梓莎的么……”

我忽然发觉我说错了话,卓娅听了,没有吱声。我们两个沉默了。

埃吉鲁跑进来,还在哼着他的曲子。

“埃吉鲁,去把野巴士收拾一下,C装备移走了么,这样你就可以跟我乘一辆战车了。”

“那个……已经移了,只是驾驶室里还有点乱……,”埃吉鲁嘟囔着,“我还在想怎么做六驱车……”

卓娅瞟了我一眼,对我撇着嘴。

“六驱的事情先不要做了,”我说,“快把战车恢复以前的样子,我们要马上离开码头镇。今天能干完么?”

“这么快就走?我们不住在码头镇吗,码头镇正在招猎人呀!”他抱怨着。

“不走在这里等死?”卓娅喊,埃吉鲁不再吱声了,推开门出去了。

“这个埃吉鲁,那天我陪他去城里,他居然像个孩子一样要这要那的。”

“算了算了……”我对她摆着手,“我记得埃吉鲁好像有个父亲,是么?”

“我从不知道这些。”

“我好像从没听他说起过。”

“问一问?”卓娅问。

“算了,言多必失,等以后吧。”

埃吉鲁曾经信誓旦旦地要改装我的战车,结果这一个半月的时间,他却什么也没干。这一点让卓娅有点不满,至于我,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埃吉鲁如此想住在码头镇,大概是想找个机会回厄尔尼诺镇去看他的姐姐,我这样想着,心里一阵酸楚。

埃吉鲁还是很麻利的,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把我的越野车弄好了。他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他非得让我进战车里面看看。我想,如果你修不好,不得不去坐野巴士,那么卓娅这一路上一定会数落死你。

第二日早晨,我往马多镇送了一份传真。

伊丽特:

我们正在去往阿梓莎的路上,这几天不要向码头镇发信了。

我从猎人办事处走出来的时候,居然也看到了码头镇的招兵告示,它正好把一个“亚当蚁”的通缉令给盖住了。而聚集在猎人车店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一定都是来看布告的,黑压压地塞满了整个屋子,发出一群蜜蜂的声音。

我们提着行李,穿过人群,再次来到这片荒芜人烟的荒野上。扪心自问,当我有了离开阿梓莎的念头时,其实是带有很大私念的,我一想起阿梓莎镇,整个人都变得怠惰起来。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支付宝扫一扫,资料站免费送红包!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