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二十四章:严冬在码头镇

我来到酸谷已将近半年的时间,虽然我之前就活在这里。

那日离开厄尔尼诺,我、卓娅和埃吉鲁逃向了西酸谷的码头镇——一个比下水管理局还要远一些的镇子,在海边。其实我与玛丽亚先前曾匆匆路过这里,不过那是在夜里,所以我对这个镇子的了解并不多。

猎人车店和猎人办事处都在城外,城内似乎很大,却不允许赏金猎人随意出入,整座码头镇有一块区域是专门供猎人们使用的,那里似乎被称作——蚂蚁营地。我不 知道为什么要实行这样的政策,似乎要把赏金猎人与普通人区别对待似的,然而转念一想,这两种人也没有太多区别,都被某种力量钳制着,都臣服了,很少有人反 抗。

码头镇有自己的军队,所以这里才会有“秩序”一说,看上去也很安宁。我站在房间里遥望地平线上的码头镇,东边的微光如同雪一般沉寂,远处还有海的颜色。猎 人车店里静悄悄的,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先前我在担心猎人区域会不会是一块无法地带,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很多余,屋外正寒风凛冽着,猎人们躲在房间里不肯出 来。

码头镇的猎人办事处与马多镇的无异,同样有猎人整日睡在里面,他们看起来颓意十足、一副穷困潦倒模样,也许是他们住不起猎人车店。事实上,赏金猎人的收入 完全可以支持一个猎人活下去,甚至能活得很安逸,只是要承担被赏金怪物们杀死的危险。以我的个人经验,赏金猎人这种职业还是很安全的,他们只在怪物肆虐的 荒野和城镇这两点活动,两点都没有掠夺者——后者是因为掠夺者不是每一个镇子都能攻下,前者是因为掠夺者也怕死,他们也不愿意招惹赏金怪物。

我忽然疑惑起来,猎人办事处究竟是谁设立的呢?如若是掠夺者设立的,那又会怎么样?

初到码头镇,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马多镇写信,那时我已经出来一个月有余,而写信这件事像一锅沸水在我的脑子里煮着。那几个月,尼鲁一家人仿佛亲人一样待我,我本答应他们只出门半个月,然而一直拖到现在,始终是杳无音信,总觉得有愧于他们。

于是我提起笔写下几行字——

尼鲁大爷

很抱歉这么晚才给你们回信,先前我在沙漠狩猎的途中遇到了沙鲛,因为资源不足被迫逃向厄尔尼诺,没想到在那里又遇到了战事,后来……

写着写着,忽然有点写不下去了。我把这些话都划了去,又找了一张纸,想了许久,不知如何起笔——

尼鲁大爷

我在码头镇,身边有两位值得信任的同伴,我现在一切安好,请不要担心……

我又添上了一句话——

带我给伊丽特问好。

我去了楼下的猎人办事处,发现这里原来有邮递所,我随便问了一句,被告知所有的猎人办事处都设有邮递所,而且现在已经可以向马多镇发传真了。

之前没记得在马多镇和厄尔尼诺镇有邮递所啊?我想着,也许是人都逃走了。

我们租住的是一日10G的梅字房,房间不大,足够日常休息。我本来不想让卓娅跟我和埃吉鲁混住在一起,可是她偏要,也罢,毕竟是一倍的房钱。

我们来码头镇的途中,同样遇到了很奇怪信号——雷达里明明侦测到赏金怪物,显示屏里却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这次倒是看到周围的许多人,不知在荒野上寻找着什 么。卓娅告诉我,它们其实是在收集蒲公英炸弹,那是一种散布在大地上的很危险的植物,能长出许多可以爆炸的种子,一旦有东西接近就会投出种子进行攻击。不 过它们也会枯萎的,到了冬天人们就趁机砍去它们的枝干,收集它们残留下来的种子,用来制作火药。我上次遇到的应该就是已经被砍掉枝干的蒲公英炸弹。

我觉得有趣,向卓娅提议这个冬天我们也去做这些事。可是卓娅让我陪她去蚂蚁营地兜售那一车货物,她说冬天里卖东西更赚钱。

虽然如此,自从我们在码头镇住下,她整日都在忙那些琐事,比如洗我们的衣物,比如在她的野巴士里。

埃吉鲁是在地下隧道醒过来的,他的身子一直很虚,这几日除了吃饭,一直躺在床上,单薄的身体就像一张纸,我真怀疑他还能拿得起扳手么。他惨白的瘦脸向下凹 陷着,颧骨高高地突起,让我联想起他姐姐死前的模样。他说话时气力发虚,他问了我关于他的姐姐的事,我骗他说蔓罗蒂还好,已经回到酒吧了。在我的印象里蔓 罗蒂确实是在酒吧里工作的,埃吉鲁听了,也没有追问什么。

不过,自从那个鸠形鹄面的埃吉鲁自从醒来之后,他就对我的野巴士产生了兴趣,他想改装我的车。可我记得他就是因为乱改掠夺者的战车遭受的牢狱之灾,所以我自然不能任由他胡来,他每次去看我的野巴士我都要跟着他。

“我想把它改成六轮驱动的!”

“为什么?”我问他。

“六轮驱动的车更稳定啊!”他说。“还可以把这里加长一点……”他指着车子中间。

“这样,把主炮移到车顶,在那里做一个炮塔,然后我们可以去德尔塔·利奥买更大口径的主炮。”

“德尔塔·利奥?”我问。

“嗯,我们坐船去。”

他看着野巴士前部的那个可以转动150度的主炮,摇着头。

“不行不行……那里本来是装副炮的地方。”

我想着,之前还是尼鲁大爷帮我改成的这个样子的。不过我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好奇起来,我问他:

“你打算怎么改?”

“那样的话……”他从思虑中醒来,“车身必须加长——这本来就一是辆改装出来的悍马,完全可以办到。然后可以把主炮移到顶部,车子长了,装载大口径的主炮会稳定一些。那样,就把C装备的线路移到车子中间吧,那里改装成驾驶室,我也可以坐进去了。”

“那就改成六驱的吧。”我若有所思地说,“不过,需要多少钱?”

“钱?那不是问题!好的技工即便只有废铁,也能造出好的战车。我让那个女商人帮我买点小材料就行。”他的语气忽然浮夸起来,我在心里暗笑着。

“她叫卓娅。”我提示着他,“你就不想与卓娅共乘野巴士么?她的车很好,或者你也可以把野巴士改装一下。”

“我不喜欢,”他撇着嘴,那张鹄面变得更瘦了,“我不想跟女人乘一辆战车。”

我看着这样的他,刚才还在心里的笑已经藏不住了,于是我笑了起来,他回看着我,有点尴尬的样子。

“其实……野巴士的C装备是比较特别的那种……一台一个模样,想做改装的话,必须先破解野巴士的C装备程序,这方面我不太擅长。要么,其实也可以把野巴士的配件全部卸掉,不过那样的战车就不是野巴士了……”

他哼哼着,躲到我的越野车里去了。

我虽然身在酸谷,却对这个地方罕有了解,也许是我曾经居住的阿梓莎上镇太过安宁,然而这几个月饱尝颠沛流离之苦,自己对于阿梓莎的思念,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讲清楚的。

因为战车改装的事,我与埃吉鲁聊起了发动机。他告诉我,我的是电驱动的,我回想着,自己的确很久没给战车加油了,C装备也没有报告这些,然后忽然回想起 来,那次在厄尔尼诺出来之前蓝尧曾经把我的战车大修了一遍,并且提起过过发动机的事,也许就是从那时我的发动机变成了电驱动的。

酸谷的石油大都是从远方的以斯拉港镇出产的,电能是从风力发电厂输出的,我只知道风力发电厂是富豪布拉德兴建的,却不知道酸谷的储电技术、输电技术都是他 发明的。自从有了新的电能技术,酸谷便再也离不开电了,无论铁路还是战车都可以靠电驱动。而且电能十分充沛,直到现在依旧如此,各个镇子都有风力发电所的 电缆,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些电能。

听了埃吉鲁的话,倒是让我记起了记忆中的诸多细节,譬如在阿梓莎最困窘的时候,大家也有电灯和电炉用。也许,正因为有了这样充沛的能源,酸谷才会变得动荡不安的,算一算时间似乎有点道理。

住在码头镇的这些日子,我便常常像这样思考关于酸谷的事,也许是因为人闲下来了,便有了这样的闲情雅致。

宽敞的走廊里始终空空如也,每一个房间都大门紧闭,在门前路过时,偶尔能听到细碎的谈话声。尽头处的窗影倒映在地砖上,如湖水一般宁静,外面飘飞着雪花——又开始下雪了。

埃吉鲁跟卓娅混熟了,便搭着伴儿一同进城了,只把我一个人扔在屋里。因为有卓娅,我自然不会操心太多事情,譬如埃吉鲁会把我们的钱花光——卓娅绝对是一个 经验老道的游商,至少对比我和埃吉鲁来说。所以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然而她毕竟只是我的同伴,倘若有一天她找到了更好的出路,也许他就会离我们而去。回想着 卓娅与我相识至今,她还是在用她那机灵精怪的头脑与我着打交道,我总觉得亏欠着她什么似的。这个冬天过去以后,我们就要开始狩猎了,那是一件随时都有可能 丧命的事,不知卓娅还会不会留在我们身边。

想到这里,望着外面纷繁的雪花,阴霾压境,远处又飘起了点点雾气,整个世界似乎变暗了许多。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