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十四章:与沙漠之虎邂逅

一天过去了,我在这里呆得还算舒服。昨日的一整天我都在睡觉,直到清晨我才醒过来。我趿着鞋,只披着一件大衣去了大厅,我只是想出去清醒一下,因为我的房间里很热,而且热得发闷。

霞大姐看见我,问我感觉怎么样。她说她昨天一直没听到我的动静,还以为我生病了。我说我只是在睡觉而已。太阳又一次升了起来,那扇高大的落地窗前投下一片明亮的光影,我正发呆地望着那里,霞大姐问我是否吃不吃早饭,她还告诉我昨天我什么也没吃,伙食费是会退还的。

“先留在你那里吧,也许我还会续房的。”我回答她,我似乎是住上瘾了。

饭菜勾起了我很大的欲望,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正经地吃过饭了。然而吃过饭之后,又是一段长久的空虚,霞大姐现在虽然没有其他的客人,可她毕竟是这个旅馆的主人,她有足够的事情可忙。相比之下,我却只能躺在床上看一些闲书,或者是闭着眼睛,陷入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呆了一天,并且没有吃午饭。后来我睡着了,直到天已黑,我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几个人走进了大厅,他们一边 走一边吵吵嚷嚷着,声音好像是一群男人,至于他们吵吵的内容,我并没有听清楚。我在窗边看到一辆没有主炮的装甲车,似乎就是昨天清晨遇到的那辆,我想,看 来这也是一群赏金猎人。

他们像是点了餐,酒足饭饱之后又赖在了大厅里,一边喝酒一边赌博打牌,吆喝的声音非常刺耳。

我并不是想凑什么热闹,我只是想到大厅里坐一会儿,看着他们玩地非常热闹,我的心里也非常高兴啊,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多的人了。

这次我穿上了所有的衣服,以及我的一切行头,包括那把枪,因为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戒备的,我想猎人的身份会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畏惧我。

我就这样走了出去,外面的确热闹得很,刚刚出门我就闻到一股醉醺醺的酒气,我往大厅那边望去,在大吊灯金黄色的灯光下面,一群人打牌、喝酒、嬉笑怒骂着,他们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在升腾着。

“哈,你们可不能故意输给我啊!看,这次又让我抓到了好牌!”我看到一个老模老样的猎人咧着嘴大笑着,之后又站了起来,把牌狠狠地往桌子上摔,看起来他玩得很尽兴。

我就站在走廊的尽头,并没有继续向前走。这时候,我听到旁边的一个赌博的猎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哼,你那张手除了抓女人和票子,还会什么?真他娘的瞎了眼,怎么就不能给我发一张点儿大的牌?”

这个猎人很年轻,他的话中带刺,很明显是针对那个秃瓢老猎人的。那个老猎人听到后并没有说什么,倒是他旁边的几个猎人插起了嘴。

“连女人都没摸过的毛小子,在唧唧歪歪地说什么呢?”

“你算什么东西,这样跟我说话?”

这时候年轻猎人有些恼怒,他攥紧拳头使劲儿地往桌子上面砸,发出了震耳的声响,然后他突然从凳子上蹿起来,一条腿踢翻了他身后的椅子,就好像是一头尥蹶子的驴,椅子到下又发出了吓人的声响,那几个多话的猎人都闭住了嘴。

“他娘的!老子忍你们很久了,有能耐就打,谁赢了就做老大!”他喊着,似乎觉得还不够尽兴,又狠狠地踢了那张已经倒在地上的椅子,椅子沿着地板一直滑到秃瓢老猎人的脚下。

老猎人放下了他手中的纸牌,把椅子扶了起来,并且用袖子拭去了上面的鞋印。

“老秃瓢,你听到我的话了么?有种就来跟我打啊!怎么了,这时候开始装孙子,你怎么不像当初那样耍威风了?”

“老大,这家伙让我来解决吧!”老猎人旁边一个猎人自告奋勇地说,但是被他一个手势拦下了。

“你想怎么样?”老猎人问着。他侧着身子,从他屁股底下的椅子的下面拎出一瓶啤酒,用手攥着瓶口,大拇指向上挑着瓶塞,就听“砰”的一声,啤酒的瓶盖飞到了空中,

“哼,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一边喝一边说。

“你这个老杂种,凭什么骑在我的头上发号施令,我就要当这里的老大!”

“可是你有这个能耐么?”

其他的猎人都不敢做声,我也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等你过了我的左轮,到天堂去找答案吧!”突然,年轻猎人从腰里抽出枪——

“啪!”

他果真开枪了,而且是那么猝不及防,我只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立刻震聋了我的耳朵,我本以为这是要出大事了,可是当我反过神来时,我看到那个老猎人竟然没有倒下,他不知什么时候蹿到了年轻猎人跟前,用手腕顶住了枪口。

那个年轻的猎人一脸惊愕,仿佛见到鬼一般——我也是一样。

这时老猎人挥动着另外一只手,那只手上还抓着他还没喝完的拿瓶啤酒,又是“砰”的一声——脆生生的声响,老猎人的酒瓶砸到了年轻猎人的头顶,只见酒瓶顿时粉身碎骨,玻璃片散落一地,而那些啤酒都浇到了年轻猎人的头上。

年轻的猎人立刻两眼发直,似乎暂时失去了意识,瘫软地跪到了地上。老猎人地抓着他的头发,没让他顺势倒下去。老猎人一脸鄙夷地笑着,他旁边的那些猎人也笑了起来。

“瞧他的样子,像只落败狗!”

“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老大,怎么不杀了他?”

这时,老猎人蹲了下去,抓着年轻猎人的头发问着他:

“死了没有?”

年轻猎人没吱声。老猎人放开了他的手,只听到“咣当”一声,年轻猎人倒在了地板上。

“把他拖出去,冻上一晚上,以后这个败类就会老实了——他妈的,今天真是丢人,让一个毛小子看了我的热闹。”他说着,走进了那边的走廊。

几个猎人跟着他一同进了走廊,剩下两个猎人把那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猎人扔了出去。

“咱们老大真厉害,挨了枪竟然也不会死!”

“那是他手腕上的护具挡住了子弹。”

“老大真像个白刃高手。”

“他可是在‘不死女战神’的手下呆过好几年的老勇士呢!”

“嚯!这么厉害,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底细,看来我跟着老大算是跟对了。”

这两个猎人一边嘀咕着,一边往走廊走,这时候一个猎人还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刚才那个老猎人口中的“毛小子”就是指我吧。我想着,不禁浑身发冷。而且那个猎人刚才为什么那样冷漠地看着我,难道是在警告我么?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还是警告我不要躲在一边热闹?

我真想出去看看那个猎人怎么样了,可我的心里却充满了恐惧。

我在大厅里呆了一会儿,直到霞大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睡得怎么样?这里很不错吧。”她一边向我打招呼,一边夸耀着她的旅馆。

“这里是猎人的聚集地么?”我一本正经地问她。

“如果就的这片大沙漠而言,这里当然是猎人们的聚集地。”

“那这里怎么没有猎人?”

“怎么没有?刚刚的那一群不就是猎人么。”

“可为什么只有这么几个人?我想,猎人们既然喜欢来这里,我认为应该能在这儿看到几十甚至上百个猎人——”

“呵,”她笑了一下,“因为你来错时间了,如果你在春天或者秋天来,你就会看到这里究竟是多么热闹。”

“猎人们夏天也不来么?”

“当然不来,夏天太热,很少有人到沙漠里来,如果太冒失的话,会渴死在沙漠里的。”

“冬天也是一样喽!记得有人对我说过,冬天里猎物们冬眠,猎人也冬眠。”

“差不多吧。”

我含含糊糊地回答,然后又问她:

“热闹的时候你一个人能忙得过来么?”

“当然。”她一脸的得意的神色。

“照顾这么多的猎人,也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如你所说,的确是照顾,这些猎人笨的要命,什么事情都要我帮忙——而且我的丈夫生前也是一位猎人,我能在这儿开店,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的理由,有什么理由你一定能猜到的,况且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赚钱糊口。”

“这店开了多久了?”我问。

“十几年了,究竟是多少年我也不愿意去想。”

“唔……霞大姐,晚餐我可以吃了么?”

“啊,我又忘了。”霞大姐一边说着,走进厨房,而后给我端出了一份套餐一样的东西。

“早就准备好了!我本来打算送到你的房间里,正好见到你在大厅,可我又不方便出去,猎人打架的时候我可什么都不会管,我也管不了,所以尽量避开,免得被误伤。”

“看来我犯了大忌,”我一边把饭塞进嘴里,一边说,“可我也是个猎人。”

“职业和名头可不是一回事,让我告诉你,那个领头儿的老猎人可是个白刃高手……”

“比得过玛丽亚么?”我打断她的话。

“她曾经在玛丽亚的手下做过事,我们都叫他‘沙漠之虎’,他是个很有魄力的人。”

“哼……不过是打着主子的旗号,不嫌害臊……”

“你这话从何说起,”她打断我的话,“沙漠之虎的确有些能力,况且他可没做过什么坏事——你以后说话要小心一些,免得被人听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可不管这些。”我莫名其妙地恼怒起来,霞大姐察觉到了我的变化,便不再说什么。我只吃了一半套餐,只觉得心里面堵得很,胃口也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我放下餐具,起身往门外走。

“你要去干什么?”

“看看那个猎人。”

“不行……”霞大姐似乎还想说什么阻止我,却又突然住口了。

我去看了看那个猎人,他的确已是半死不活,但还有一口气儿。我把剩下的半盘套餐放到他的身前,也算是对他的可怜了。

之后我有回房睡觉去了,我的脑子里空空一片,懒得想其他的事情。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