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十章:没做完的梦

那是一段可怕而又长久的黑暗。

我感觉到了身边呼呼的风声。我缓缓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无垠的荒漠中,四周是飞沙走石,我的衣服在风中猎猎作响,那些沙尘不停地打着我的脸。

“这里是哪儿?”我反问自己。于是我迎着风极力远眺,想弄清这个未知的世界。

远方的荒漠上,星星点点地散布着瓦砾组成的废墟,铺垫在残垣的周围,显得格外凄凉。这时我正巧看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垣残壁正孤零零地伫立着,有三层那 么高,很是孤独地守望着什么。墙角处那曾经燃烧的角落,被熏的油黑,像一把利剑,直刺向天空。在它的旁边还有一棵枯树,它也在挺立着,虽然它在木炭色的枝 丫周围空气正招摇地舞动着。

我把目光拉近了些,看到了地上一排小小的坑,我猜我的脚下应该是机枪留下的痕迹,远处还有一片稍大点的,大概是榴弹的杰作吧。

“这儿是不是刚打完仗?”我猜测着。我再一次环顾四周,风依然卷着一片片沙尘向远方吹去,还是我刚才看到的景色,没什么其他特别的东西。

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我孤身一人,四周只有沙土、废墟,还有无尽的风声,丝毫没有别的声响。这不禁使我警觉起来,这个莫名奇妙的地方给我一种巨大的恐惧, 我决定动身探索一下这个未知的世界。一边走我一边环顾四周,我的眼睛伸向前方的天空——天空中满是云翳,没有一丝光明,这天帷巨幕,如此巨大,如此静谧, 如同暴风雨将要来临一般的沉寂。果然,就在那片远方的天空,我突然间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我本想看清楚究竟什么,却发现这些东西越来越多,就像聚 集成群的黄蜂。这时候,我分辨出了其中的一个,它的屁股后面正冒着火焰,应该是颗炸弹——漫天的炸弹,正如同兵临城下时的破天箭羽向我飞来。我吓得大脑一 片空白,脑海中唯一残余的念头就是:逃命!

我拼了命地跑,似乎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在脑子极度混乱以为自己就要完了的时候,突然在我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一座塔。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凝望 着它,它的样子就好像海边的灯塔。我记得很清楚,圆柱形的桶状结构,外面裸露的是黄褐色的砖,它要比灯塔高许多,虽然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灯塔,但它似乎是 一座天梯。在塔顶,我发现一个巨大的圆球,我正凝望着它,忽然那个大球亮了起来,光芒很是耀眼仿佛太阳一般。紧接着它的光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刺得我睁不 开眼睛,便用手挡在眼前。正在我为这座奇怪的塔发出的奇怪的光而疑惑时,突然亮光却骤然消失了,四周又恢复了刚才的阴暗。我睁开眼睛,抬起头,本想看看那 个大球究竟怎么了,却恰巧看到了一个道巨大的闪电从大球里喷出,直射向我身后的方向。这时候,我的耳边接连出现了闷闷的轰鸣声,那些炸弹在空中被引爆了, 当我回头时,正好看见它们绽放出鲜红而又艳丽的颜色,像是一朵朵盛开的血玫瑰。炸弹的危机终于解除了,我长舒一口气,怦怦的心跳也平静下来些。

我只记得这些了,后面似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却想不起来了。

当尼鲁大爷听完我的叙述后,思索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圆满了许多。你难道没记得你姐姐,还有亚马森,还有泰德·布罗拉么?”

“泰德·布罗拉?”

“就是杀死你姐姐的人。”他说,“当年你姐姐同样是与他占东,从他的手里把你给夺回来的,就我的推测,这件事情就发生在雷灵塔引爆那些炸弹之后。”

“那些事情你也知道?”

他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嗓子。

“我现在跟你讲的是十二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正带着四岁的伊丽特去往十字山谷。我们本是去接刚刚出生的卡尔的,因为伊丽特的父母都是勇士——这个我已经告 诉过你了。作为勇士又是夫妇,他们是不可能一边跟着队伍打仗一边照顾卡尔,于是便把我叫来把孩子接走。虽然在那时侯十字山谷算是火力掠夺者跟勇士们火力交 锋的地方了,但他们并没有打到十字山谷中心的十字山谷镇,而且勇士俱乐部的总部就设在十字山谷镇里,防御非常好,所以还是很安全的。伊丽特的父母在十字山 谷北段的一处港口跟掠夺者作战,临走的时候便把卡尔交给我了,当时十字山谷镇车辆往来很多,我想可以把帐篷扎在镇子里,靠修车度日子,直等到孩子们回来再 好好地劝劝他们‘快从战场上退下来吧!’毕竟,他们也是有两个孩子的父母了,即使他们不为我考虑也得为两个孩子考虑考虑。”

“关于打仗的事情,你难道以前就没跟伊丽特的父母提么?”

“当然提过,这些话我都对他们说过,可是他们倔得像驴,怎么拉也拉不回来,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我认为我还是能够把他们劝回来的,因为毕竟是有两个孩子了嘛!于是我、伊丽特还有卡尔也就住在了十字山谷镇。”

“后来呢?”

“后来他们死了,我是亲眼看到他们死的,他们的尸体冰冷的像铁一样,我大声地呼喊着他们,我趴在他们身上砸着他们的身体,他们也不醒。后来爷爷把我从他们的尸体上拉了下来,这大概是最后一面了。”

我惊讶地向伊丽特那边望去,此时她怀里搂着已经睡着的卡尔,眼里含着眼泪说着。

老尼鲁只在旁边着叹气。

之后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尼鲁大爷继续讲了起来。

“那时我们本想离开十字山谷来着,谁知掠夺者竟攻下了北方的码头。因为那个港口是我们回到马多唯一的路,所以我们就算是被困到了十字山谷,根本没办法离开。”

“为什么非得离开?呆在十字山谷又能怎么样?”

“当时掠夺者的目标就是毁掉勇士俱乐部总部。所以在掠夺者登陆的时候,我猜这里已经岌岌可危了。”

“您可真是杞人忧天。”

“算是吧——不过十字山谷最终被守住了,我们才没死成。说起来,你姐姐不仅是个很强悍的白刃战士,她对指挥战斗也有一套,很像她的老师——拜亚斯·弗拉德先生。对于那时的她,亚马森和绯只是充个副手罢了。”

“您的意思是十字山谷后来保住了?”

“当然!你姐姐、还有亚马森跟绯带领勇士击退了掠夺者集团。”

“那个亚马森究是个什么人?”

“一个卓绝的技工,是个发明天才,雷灵塔、你手里的bs控制器还有你姐姐的智能火箭,以及很多很多的武器都是他的杰作。”

“是么……那么你们究竟回到马多没有?”

“回到了。”

“可您不说我是您给捡到的么?难道是在你们回马多的路上?”

“那倒不是。也许事情让我说乱了,我给讲漏了,当时掠夺者攻占北方的码头,勇士军团节节败退,我们跟着流民向东面逃,途中经过雷灵塔,在那附近休息的时候 我发现了你——你一个人坐在雷灵塔的下面,穿着很是破烂的衣服,把头埋在膝盖上团缩地坐着。我是好奇才走近你,看到了你蓬蒿似的头发,我猜你流浪了很 久。”

“是嘛。”我的好奇心也被他激发起来,我也想知道自己的那些狼狈经历。

“我当时以为你是睡着了,便呼喊着你把你叫醒。可叫了很久都没有声音,便蹲下来拍了你两下,可你还是没有反应。后来我索性把你抱了起来,这时候才看清了你的脸——布满了泥土,像是个病猫一样。可你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血色,你一直都闭着眼睛,我又摸了摸你的头,发现你……”

“在发烧?”我猜着。

“恩,而且烧的很厉害。可我那时候并不想管你,我只是抱着你到伊利特她们身边,简单地给你吃了些应急的药,但你依旧没有醒过来。后来,我就把你扔在原地继续赶路了。”

“哦?”我有些惊讶。

“就在那天下午,我们听到了姐姐带领勇士军队一举反击,大胜掠夺者集团的消息。当时掠夺者已经被逼回了港口,而且伤亡也很是惨重,这个消息无疑鼓舞了我们 这些流民,虽然有些人依然打算流亡他乡,但我还是随着另一批人返回了十字山谷,并且在路过雷灵塔的时候把你重新捡了回来。”

“看来我得感谢您呢。”

“我们带着你回到十字山谷镇,喂了你一些事物,还有一些药。第二天,你就醒了。”

尼鲁大爷望着我,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回应,或是一些提问。

“你不好奇你小的时候究竟什么样么?”

“当然好奇。”我说。

“那时的你一直沉闷着,什么都不说,后来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你的嘴里面问出——你生下来的时候父母就死了,你是流浪到十字山谷的。”

“这些事情,在阿梓莎也有人跟我讲过,但他们没有提过你的名字,倒是说我是被玛丽亚小姐捡来的。”

“他们只是根据那些传闻瞎猜的。如果这世上的事情,人凭着想象就能够了解得到的话,那也就没有秘密了。就在那之后的十多天里,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跟我们生 活在十字山谷镇,因为北面的码头还没有攻下来,所以我们只好仍旧暂居在那儿。但是,就在我以为掠夺者马上就要被击溃的时候,掠夺者了的队伍忽然像鬼一样地 出现在十字山谷镇的南面——那好象是个突击队,秘密地潜伏到一个离镇子非常近的地方后才被发现。我只记得在那天,天上的炸弹像是雨一样密集,直冲着镇子飞 过来。虽然总部一直在广播:炸弹不会突破雷灵塔的防御。但是,看着乌云似的炸弹压了过来,谁还会相信总部的话?反正对于我来说,我当时只认得‘逃命’二 字,只要远离这个镇子,就是最安全的。我想,当时镇子里的人所想的应该跟我差不多,否则人们就不会都像疯了一般地向东逃,以至于你与我会在途中被冲 散……”

“你是说你把我给弄丢了?”

“嗯,也许是在途中丢的。”

“你没回来找我么?”

“没有,我随着人群去了在十字山谷东边的一个山坳里躲了起来。”

“哼——可很少有人像你这样敢承认自己不负责任。”

“当然。”尼鲁大爷无奈地笑了起来。

“我可没有称赞你!”

“我知道,我已经猜到——当你了解到尼鲁竟然是个这样一个自私的小人时,你一定会很生气的。”

“我只是有一点生气。”

“这个我也猜到了,不然我就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因为我也没有什么说得必要,我完全可以在你的心里留一个‘奇怪的老头’的形象。”

尼鲁大爷的确是个奇怪的人,我想着,他很能揣摩人。

“在这种时代,也许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有活路,这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

“我这样的人?难道只因为我现在活了下来?”

“我说不清楚。不过泰德·布罗拉是个杀人恶魔,你竟然在这个家伙的手上两次死里逃生,算是一件奇事。”

“泰德·布罗拉就是那个会喷火的怪物么?”我问着尼鲁大爷。

“应该是那个样子,我没有见过他,很少有人见过他并且活下来。我还是继续说,大概是半天以后我又见到了你。”

“在哪儿?”

“就在雷灵塔。”

“你不是躲进山里了吗?”

“我又一次回来了。”

“这次又是因为玛丽亚把掠夺者给打跑了吧。”

“嗯,但这次并不像上次那么简单。亚马森动用了bs卫星激光,玛丽亚借着卫星激光的攻击成功地偷袭了泰德·布罗拉那个怪物。”

“偷袭?”

“具体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但是按实力来讲,人类是很难杀掉那个怪物的。”

“哼,怪物。”

“不过亚马森因为跑得太靠前了,遭到了鞭挞者的炮轰。据说那时亚马森连护甲都没有穿,当场就被炸死了。”

“我总觉得我曾经梦到过这些事情,不过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你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那些事情除了你以外,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了。”尼鲁大爷说道。

“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我什么样子?”我问他。

“我在雷灵塔的附近看到了玛丽亚和一辆面包车,四周围了几个的人,吵吵闹闹的,我便凑到看热闹。在人群里我只能看见面包车里有一个老人正在鼓弄着什么,面包车的周围还有血迹。”

我很认真地听着,没想到此时尼鲁大爷忽然转走了话题:

“桑德,你的右臂上应该留着什么痕迹吧。”

“经常脱臼,这不是再一次断了?”我自嘲地哼着,抬了抬自己这条被石膏夹住的胳膊给他看。

“其实这些都是那个老人弄得。”尼鲁大爷说,“听你姐姐说,当时你的右手已经血肉模糊了,那个老人为你装了一支假臂。”

“假臂?”我很吃惊,“怎么可能是假的?这支胳膊虽然经常脱臼,可是它比我的左手还要灵活,我实在看不出它是假的。”

他听着我的话,并没有回答。

“反正我只知道这么多。当时玛丽亚问周围的人‘车里有一个受伤的孩子,是谁丢的’,我就上前看了看,果然是你,那时你的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而且你也一直昏迷着。玛丽亚告诉我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叫我照顾好你,然后我就把你抱回我们在十字山谷的住处了。”

“然后呢?”

“然后,差不多一周之后吧,你姐姐来到了我的住所,很是客气地跟我套了许多话,最后她终于张开口说想要收养你。”

“难道我就是这样被玛丽亚给收养的……”这种结果让我感到无语。

“唔。很不寻常的经历吧。”

“可是怎么会想到收养孩子呢?我与她素昧平生,这完全没有理由呀!”我向他表达着我的疑惑。

“也许是喜爱,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你是被玛丽亚从战场救下来的,谁都不知道你和玛丽亚那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那时的人们只知道一个事实——玛丽亚从战场上捡到一个孩子。”

“当时你没有拒绝她吧。”我问。

“当然没有。我想,她既然可以救你,说明她对你还是有些感情的。”

“也就是这样,你与玛丽亚成了旧相识。”我笑着说。

“嗯,在我回到马多后,她给我写过几封信,说你住在阿梓莎,一切都很好,后来渐渐地就不再来信了。”

“到这里,就算讲完了吗?”尼鲁大爷伸了伸腰,我忽然发现我们已经说了很久的话了。

“这就是我所知的一切。跟你说完,我还有事要做呢。”尼鲁大爷说。

尼鲁大爷到桌子旁边喝水,我看了看伊丽特,她已经睡觉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您不睡么?我问着尼鲁大爷,其实我是怕三张床不够用。

“我还去办些事,再说白天在车上我已经睡过了。”

我打了个哈欠,感觉真的有些困了。当我钻进被子里时,尼鲁大爷已经下楼了。

不知今天晚上我会不会把那个梦做完,我想着,闭上眼睡觉了。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