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七章:人间狩猎队

我自是知道,我应该说一些好话来博取这个久未谋面的姐姐的好感,但她并不是一个爱听好话的人。她说自己只是别人的一枚棋子,终究还是要死的。我说人不能太悲观,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能够左右的,她又说我太幼稚。

那夜我们离开阿梓莎,去了一个叫码头镇的地方,然后又坐了一天的联络船。此时的我们已经下了船,来到一片广阔的荒原,附近有着星星点点的树林,风呼啸得很 厉害,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本以为有树的地方会让人舒服一些,但是风卷着沙尘一个劲儿地打着我的脸,终于把我的这种念头打没了。而且,我的头不 时传来阵痛——也许联络船上的海风太强,把我吹伤风了。

“这是要去哪里啊。”我跟着玛丽亚的步伐,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了一句。

“你猜?”

“不知道。”

“你想去哪里呢?”

“要我说,最好去旅馆吧,走了这么久的路真是累死了。”

“那好!如你所说,我们就去旅馆。”

玛丽亚笑了起来,可是很快她又沉默了,脚步一点也没放慢。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只听得她的背包在“颠地颠地”响着,每一声都回荡在我心里,像是钟摆,让人很快忘记了时间。我跟在她后面,手插着兜,低着头,耳边只 有风声在孤嚎。这种渐秋的天气有些凉了。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止住了脚步,我抬头来,发现我们停在了一个很大的房子前,房子是两层的,还挂着 “Bar&Inn”的牌子(酒吧旅馆)。

我满心欢喜,心想有地方休息了,可是当我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越野车时,我的心却不安起来。

那辆战车喷着深蓝色的漆,比起下午的漫天云翳,它很是鲜艳。它同别的越野车一样,底盘很低,四个车轮从两侧伸出来,很像粗壮的手臂,它又仿佛是一只趴在地 面上的老虎,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样子。虽然全身都喷了漆,不过那些锈迹、划痕足以见证它的饱经沧桑,其实也可以看出——它的主人真是足够愚蠢,对于战车的保 养竟然如此不用心。

机关炮细长的炮筒从车子前方伸出来,大炮安置在车顶上,炮筒很冷峻,让人不寒而栗。我见过战车,但是此时我对这辆战车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总觉得那两个炮筒一直在瞄准着我,它们仿佛有了灵性,让我感到屈服。

脚下的土地本就荒凉,而且此时四周里更是静谧得很,只有我与这辆战车相互对视着,它的眼神貌似更富有杀气。风在耳畔呼啸着,似乎是在为那辆越野车造势,我 的心惶惶不安,那种不安的预感又一次袭来了,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的生命就掌握在这些炮筒的手中,死亡也许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

我发了一小会儿的呆,看到玛丽亚已经走进酒吧,我也急忙跟了过去。

“玛丽亚,你终于来了!”我一进门,看见那个叫“绯”的勇士凑过来了,他也是勇士俱乐部的头头,跟玛丽亚的关系很好,他以前代玛丽亚到阿梓莎看过我几次,所以我认得他。

“桑德,你也跟来了?”绯一脸惊惑地看着我。

自然是想来就来了呗!我刚想开口,玛丽亚却抢先一步。

“是我叫他来的。”玛丽亚说,“局势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想我得给他准备个好点的归宿。现在掠夺者已经盯上阿梓莎了,再过不久那里就会被攻下,桑德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在那里既是个累赘又很危险,所以我就把他留在身边了。”

“他可是你的弟弟,你也舍得把他拉进来!”

“若是把他放在阿梓莎当一个懦夫,他才会埋怨我的,你说是吧,桑德?”玛丽亚问着我,我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

“如果我们都死了,他怎么办?”

“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没有必要在乎那么多。”玛丽亚说,“绯,你不会是怕死了吧?”

“我当然怕,我们本可以离开酸谷的,玛丽亚!”

“可你还是来这个马多镇了。”玛丽亚说,“就算我们知道大世界这个地方,可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现在工厂都掌控在老师的手里。”

“所以我要陪着你!我们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要阻止生化人,要杀掉泰德·布罗拉,杀不掉我们就去死!玛丽亚,你准备好与你的情人共赴黄泉了吗?”

绯在一旁调侃着。玛丽亚瞪了他一眼,就去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去了,而绯去了另一边坐着,只把我扔在原地。

我完全不懂他们的话,只觉得莫名其妙,我见他们两人的心情都不好,我就在屋子里游荡起来。这是一座酒吧旅馆,一楼是酒吧,二楼是旅馆,这里似乎还在装修 中,连地板都没有,地上只铺着一层沙子,墙角堆放着许多桌椅,屋子里胡乱摆放的几套估计就是在那里拿的,这屋子里还有一个正在摆弄火箭筒的大汉,有一个又 瘦又高的人正坐在吧台前喝酒,吧台后面有一个中年人正在看账本,剩下的就是在我面前不远处的楼梯了。

之后绯为玛丽亚介绍了一下这里的人员,拿火箭筒的叫阿帕奇,是绯的手下,另一个是被称作“暴走吉普”的加西亚,是个小有名气的猎人,外面的越野车就是他 的。玛丽亚、绯和阿帕奇围在一起,不知在商量着什么。那个加西亚坐在吧台前喝酒,似乎他们的事情与他无关,而我趴在另一边的桌子上,因为我觉得我与他们更 无关。

我依然不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仅仅是坐在这个死气沉沉的酒吧里吗?我看了看门外,门外刮着沙暴,远处的景象也被模糊了,可是在这片平坦的荒原上,附近分布 的一些房子还是能够看到的,这里应该是个小镇,却不见一个人影,狂风卷着尘埃在这个空旷的镇子里横行,一种压倒性的恐惧向我袭来。我的预感非常不好,总觉 得掠夺者的人间狩猎队要来,我又安慰自己,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我总不至于一出门就遭遇被杀死的命运吧,那样的话命运对我太不公平了。

玛丽亚和绯在争论着,他们吵得很起劲儿,之后他们一起走到吧台前,跟坐在吧台后面的老板谈起了话,之后那个老板从吧台里面走了出来,他从我身边走过,一副 不紧不慢的样子,我瞟了瞟他的面容,他的眉毛很厚实、很凝重,脸上有伤疤,面容看起来很老成。他径直出门了,我还在桌子趴着小憩,望着外面空荡荡的荒地, 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能被允许离开这个鬼地方。玛丽亚这此时又在跟那个加西亚说话,他们说什么我完全听不见,他们要做什么我也完全不知道,我只觉得无趣,趴在 桌子上一动也不想动,正巧有一束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来,射到我的脸上,我在这片阳光的沐浴下忽然间想睡觉了。

我不知安然无事地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巨响把我惊醒,就好像有人在我的耳边打枪似的,紧接着桌子开始抖动起来,房子也抖动起来,吧台的酒杯、酒架上的酒都叮 叮当当地响着,直到几十秒钟后,那擎天撼地的声音才停止,晃动也停止了,我这才渐渐回过神来,只觉得刚才大脑一片空白,连心跳都停止了。

我看着外面滚起了烟雾,立刻联想起掠夺者的轰炸,我想起了的玛丽亚,四下一看才发现他们早已经不在屋子里了,我急忙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到外面找他们,刚刚走 到门口,一股刺鼻的气味就迎面扑来,那是硝火的味道,我探出头看着外面,外面已经变成火海,地面上是一片又一片的火焰,如同一群燃着的妖怪,再往上是滚滚 黑烟,天空被熏得又黑又亮。这应该是汽油弹的杰作。热浪搅动着空气,红色火光吞噬了一切物象,我什么也看不见,也不敢迈出一步,我甚至想躲回屋子里,因为 那些火光越来越灼人,我甚至觉得我的脸已经被烤干了。刚才还是一片荒凉的平原,现在已经变成了地狱,我立刻联想起几天前在阿梓莎的那一幕,一种即将被杀死 的恐惧感向我袭来。

就在这时,脚下的大地又开始颤动起来,震耳欲聋再次袭来,而且越来越近,似乎已经炸到了我眼前,我蹲在门旁边的墙后面,紧紧地抱着头,之后只觉得耳朵被彻 底震聋了,眼睛也睁不开,房子似乎塌了,到处都是尘埃,呛得我喘不上气来。我的意识已经完全崩溃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似乎感觉到有人把我按倒在地 上,并且压在我身上,我匍匐着,下意识地想把胳膊盖在脑袋上,这可能是一种本能行为,我只觉得天昏地暗,如同身在梦境。

就这样似乎过了很久,我才醒了过来。四周弥漫着厚重的尘埃,我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居然就看不到地面了,到处都是白色,我甚至怀疑自己已经死了,忽而发现 前方有亮光,我这才向前跑了几步,周围的物象也渐渐地清晰起来,近处的汽油弹似乎燃尽了,到处都冒着黑烟,远方的硝烟如同铁幕冲上日头,下面仍然有一片又 一片咆哮的火焰,如同妖魔张牙舞爪。我回头看了看,整座酒吧旅馆已经被炸塌了,变成一座白色废墟,只有前面的墙独自挺立着,我看到了酒吧的门还在那里,忽 然想起刚才有人把我推倒在地,并且扑在我身上护着我,那个人现在去了哪里?

突然间前方再次响起爆炸声,只有一声,我看到前面的火光中似乎有一辆越野车,那战车的影子在热浪里瑟瑟发抖,禁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辆战车周围冒起黑烟。 然后我又听到了一声惨叫,我赶紧把目光移到另一个方向,那边的火光中有一个人影,他惨叫一声,又叫了一声,声音非常痛苦,然后倒了下去,身体里喷出许多 血。

我终于发现死亡近在咫尺,也许正在向我走来。我忽然发现我的后面有人,我猛一回头,只见一个黑影扑了上来,她抓住我的右手,把我向左面拖,我毫无防备,只 觉得转了一个身,身体失去了平衡,就这样毫无反抗地被她在地面上拖出去很远。等我缓过神来,眼前出现令我惊愕的一幕,就在我刚才所站的地方,此时已经变成 一片火海。我瞪着眼睛,头脑一片空白。这时候前方的火海中走出一个人,那个人的身材非常高大,有房子那么高,身上到处都是嶙峋的硬块,他越走越近,我看到 了他的脸,那不是一张人类的脸,似乎是一块锈迹斑斑的铁上长着人类的五官,或者说那就是个怪物。他越走越近,我想他一定就是造成这一切的恶魔。我挣扎着, 要爬起来,不想被这个恶魔杀死,可是我发现我的右手肘关节又脱位了,而且这次脱位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疼痛,我感觉我薄弱的意志已经完全被摧毁,我的身体 已经不听使唤了。

此时的我更像是在等死,不过在我模糊的意识里,我似乎看到玛丽亚站在我身边,刚才就是她把拖到这里,现在她掏出一颗手榴弹扔了出去,手榴弹击中了那个恶 魔,放出一片火光,紧接着她又掏出第二颗手榴弹,可是没等她扔出去,那片还未散尽的火光中突然射出一条火蛇,火蛇向我们这边飞来,我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 巨响,我只觉得觉得我的脑盖被掀开了,之后我完全失去了意识。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