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三章:远方的回忆

雨只下了一天。当太阳再一次照亮的天空时他们离开了我这里,之后的几天他们也并没有回来。

他们自然是去调查诺亚seed了,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我曾经的影子,能够拥有这样的命运是他们的造化,他们肩负的伟大使命即使鲜为人知,他们也不枉年轻过 一回。至于我,我已经厌倦了这类事情。酸谷的迷雾蒸发得无影无踪,那里的人类终于敢抬起头来沐浴阳光,心想:活着竟是如此快活的事情。

但愿那里的人们早已忘记那个“玛丽亚的弟弟”,早已忘记了涅墨西斯号……迎面吹来雨后的风,我觉得宽慰了不少。我想到了许多以前的事情,那些事情曾经是我 的噩梦——多少年了,我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中,但我从没想过诺亚seed仍然存留在这个世界上。布拉德博士死了,禅也随他而去,还有酸谷里许许多多无辜的 人……可是,我不能把这些帐都记到自己的头上,真相只有一个,但知道真相的人绝不止一个,与其徒然地躲在这里自责,还不如做些什么铲除诺亚。

这几日,大叔来过我这里几次,向我询问关于那两个孩子的事。

“他们想离开这里,向我借那艘破船。”

“那就给他们!”我说,“我可以跟您一同整备一下它。”

“哦?你怎么如此信任他们呢,他们来这里才不过几天的时间。”

“因为,”我诡秘地说,“他们是我的小朋友。”

还有一次,柯丽跟着她的小伙伴来我这里玩——究竟是柯丽,还是英格丽特,我也不知如何称呼她。当我从她的脸上寻找到那一如既往的天真时,我确定下来,她还不知道那些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告知她。

“桑德叔,有事?还是有什么好东西?”

“都不是。”我把她从两个小鬼头中间拉了出来,“我只是想问你一下,你还记得我曾经给你的一个球么?”

“球?什么样的球?”

“就是你带来的那个金属球,当初我还拿着它问你‘明明是你带来的,你怎么不记得了’然后我就把它还给你了。”

“哦,你是说它呀,我带着呢!”她果然带在身上,她虽然失忆,却记得这是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她刚要伸手去拿,我抓住了她的手。

“你不用拿给我看,我可不想看它。”我说,“这两天岛上来的两个人你应该见过了吧,你下次再见到他们记得把那个金属球交给他们,那原本是他们的东西。”

我注视着她,示意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然而我发现她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我看,脸上一股呆相。

“喂,柯丽,你盯着我干什么?”

“桑德叔……”她嗫嚅着,“你的眼睛竟然是白色的?

“你才注意到么,小猫小狗早就注意到了,还缠着我问了好久。我告诉他们,我是想让自己看上去忧郁一些。”

她点着头,若有所思地说:“犹豫,就是很伤心的意思吧。”

我无奈地傻笑着,并没有回答她,只想把她快些撵走。

几天后,汉塔与沙吉要走了。由大叔开船送他们,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不过我并不打算去为他们送行。

他们临走的那个下午突然变了天,乌云积蓄着哀怨。我感到非常不安,终究没把持住自己,偷偷地去了海边。路途中便下起雨来,可我并没有管这些,我加快了步伐 只为亲眼看到他们平安地出航。我急急忙忙地跑到海岸边,可是人早已散去了,我四处寻觅了一下,只看到柯丽一个人躲在大叶树下面,不知在摆弄着什么。

“嘿,柯丽!他们已经走了?”我凑过去问她,同时瞟了瞟她手里的东西。

“是啊!”

“你把诺亚……啊不,那个金属球,你给那两个人了么?”

“当然了!他们还高兴地抱住了我,好像很舍不得我的样子!”

“他们有没有说别的?”

“那倒没有,他们只是问我这个球是不是你让我送给他们的,我便把你告诉我的那些话都跟他们说了。”

“对了,他们给了我这个。”她说着,把手掌冲着我摊开,“他们说这些是从岛上捡到的,也许是岛上的人丢的,叫我还回去。”

我看到一张已经破烂得不像样子的手帕,上面是一条暗淡的绳子、一条火箭项链——我的心悸动了,这明明是几年前我丢在岛上的东西。

“你的眼神变得好奇怪,难道这些东西是你的么,桑德叔?”

她好奇地问我。我没有理她,从那堆烂手帕里默默地摘出几张碎片,上面的红线依旧可见,我把它们拼在一起,依稀可以见到小女孩的笑脸。金丝绳已经变成了好几 段了,每一段都显得暗淡无光,我想,如果再过几年,恐怕他们就要风化成粉末了。唯有那条火箭项链没什么大变化,也没有因时间的侵蚀而变得破烂不堪,项链上 依旧挂着那张照片,我没敢打开它,我把它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桑德叔……”柯丽怯怯地提醒我。

“柯丽,你先回去吧……雨越下越大了……”我对她说着,又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感到一丝异样,周围好是静谧,柯丽怎么还不回应我的话呢?可是我又疑惑起来,我刚才是对一个孩子说话么,那明明是英格丽特啊——一个女 格斗家才对。我抬起头,却发现英格丽特早已经不知去向,只看到地上留下了一排脚印,那些脚印深深浅浅,显然是欢快地蹦跳时留下的。我怎么知道英格丽特的快 乐?是因为自己太悲悯吧。我向着脚印延伸的方向伫立了很久,眼前似乎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她光着脚,奔跑在沙滩之上,她依旧那么矫健,那么精力旺盛,身后留下了一串玲珑的脚印。

天越来越暗,我倚靠在大叶树下望着远方,不知时间像流水一般流逝。四周笼罩着深蓝的颜色,越发地变得深邃与孤寂。如果哪个人也肯站在黄昏里淋雨,他的眼里 一定也充满了这种抑郁——孤独的颜色,雨是孤独的,云也是孤独的,至于无关紧要的,那些树影、草影、人影,都变成了黑色的梦魇,在不可捉摸的外表下把自己 隐藏在不可捉摸的黑影里,静静地等待着夜的来临。

顺着大叶树的叶子,雨水静静地滴落,发出朦朦胧胧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角也湿润起来。

我垂下头,小心翼翼地拨开火箭项链,在那张泛了黄的照片上,年轻的玛丽亚天真地笑着。

不知是不是雨水模糊了我的脸,那个瞬间,我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之中……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