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第二章:不速之客

听着海浪,看着那些叽里咕噜的身影,朝霞占据了半边天,像梦一般,忽而把大叔的船当作了涅墨西斯号,我的眼前闪现着那些本该忘记的过去。

晴天很短暂,世事也无常,我的愿望却过于单纯。

记得那两个不速之客来的时候,正是大雨将至,风嚎叫着,如同一个意识抚动那些大叶子的、油亮油亮的树——见鬼,那种树的名字我总是记不清楚。大叔明明告诉过我,几乎每一个海滨小村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树,可是在酸谷里并没有这种树,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大叔有一本日历,但我从没在意过那种东西,我发誓我已经被“时间”这两个字折磨了很多年,我才不想回到那种生活呢,只是在偶或的几次我注意到了自己的倒 影,我发觉自己并没有太大变化——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无论是大世界还是酸谷,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有遗忘一切,享受这里的安宁。我私以为这样能够减轻一些罪 责,我发誓我的每一天都在这样的祈祷中度过,我否认自己类似于一个遁入空门的人,但我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四周要么是一眼望不尽的海水,要么就是一眼望不到 头的云,海风永远在吹,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从未停息过。但我已然满足,至少我不用担心它们是冤死的鬼魂。

岛上经常下雨,次日的傍晚便会看到晚霞衬着一颗紫日徐徐下落的景象,有时候东边升起月亮来,你会发觉那明明是一弯紫月。不知大世界的人是否在意这么美的景色,即使有多少的杀戮,也掩不住生命的光辉。

我的生活向来不缺少这种感动,我宁愿如此,宁可多愁善感一点,也不愿想起酸谷那个地方。

就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便把金丝绳和火箭项链用手帕包好,把绣在手帕上的小女孩包裹在里面,因为我不敢看她。我想把它们一并扔进海里,却又舍不得,于是我把它们压在了海边的石头下,一切随缘了。后来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那块石头,它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但我始终记得那一天的样子,就像现在,上苍降下霏霏细雨,远处的海面泛着层层叠叠的水雾,像一个游动的意识。水汽被灰蒙蒙的颜色笼罩着,显得凉意十足,只 有那些不知名的树被风抚动着,叶子在阴霾中变得异常的明亮,好像一个又一个眼睛,打量着那两个人从海上漂来的陌客——也许它们是看惯了新面孔,只是微微地 摇着头,也许它们就是这样迎来了一个个新来者,送走了一个个老死在岛上的人。

这次飘来的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全身荷枪实弹,手里一直紧攥着一把小巧的手炮——那明明是猎人才会用的武器,另一个还是个孩子,潮湿的脸煞白煞白的,不过他们都有一些气息,于是我把他们带回了我的住处。

半天过去了,那个孩子先醒来了,我问他叫什么,他说叫沙吉。随后,那个小猎人也醒了,同样地我也凑过去问他的名字,可他没搭理我,他只是向沙滩那边望着,看他的眼神好像灵魂出鞘一般,我便也往那边看,只看到柯丽和孩子们在海边跑着,并没有特别的东西。

就在这时,小猎人突然说:

“是英格丽特……”

他的声音很虚弱,眼神这时也变得迷离起来,他又睡过去了。我把他抱到了我的草垫上,我想让他们好好地休息休息。反正黄昏迫近,也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夜里我帮他们烤干了衣服,并且把他们的武器藏了起来。到了第二天,他们彻底地醒来了。两个的孩子的恢复得很快,早晨吃过东西后,我看他们俩一直很不安分,总想到外面去,可是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在飘雨,现在的雨变得更大了,他们也只好作罢。

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门口铺满碎石的小路变成了一条小河,我便嘀咕起来,身上又不舒服了……

这时,我听到了身后传来脚步声,我便站起身来,转过头去伸出手拦住他的去路。

“我要出去!”来人是沙吉,他正在朝我很不友好地喊着。

“为什么让你出去呢。”他的问候使我很扫兴,我沉闷地回答他,我已经很久没听到埋怨的话了。

“你们是外面世界的人,我还不清楚你们的来历,你们还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按你的话,我们是坏人喽?”

“小子,你对每一个人都用这种口气说话吗?我是这里的主人,直到现在你还没有跟我讲清你们到这里的目的,还有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是告诉过你我叫沙吉么?别的事情我凭什么对你说?”

“那好,你既然不想说,就永远陪我呆在这里吧!”

“你!”

“你这个小鬼,还能把我怎么样?”

沙吉显得很激动,他的同伴却把他拉走了,我听到了他嘀嘀咕咕的声音。

“算了吧,沙吉,武器已经被他拿走了……咳咳咳……”他一边说,一边咳嗽。

沙吉这时才恍然大悟似的,摸着他空空的口袋,突然瞪着眼睛朝我吼:

“你这个白内障!狡猾的白内障!”

“随你怎么说!”他的话刺痛了我。

我又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只为了看住他们不偷跑。我的木棚没有屋檐,也就是说我正在淋雨,此时我的心中乱得很,就像这雨声一样。似乎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想着,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想在雨中寻找一些启示。

过了一会儿,我的身后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还沉浸在水汽朦胧的雨里,不愿醒来,突然间发觉他已经站在了我的后方,我还真的有一种被打搅的不满。我把眼睛向后侧瞥了瞥,是那个小猎人,他向我伸着胳 膊,向我张开他那张还没有完全长开的手掌,我可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我没理他,依旧看着雨景。又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他依旧伸着手,似乎一动不动地站了好 久,似乎非要我握手不可,我于是被他折服了,我感觉他还算诚恳,于是我问他: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他,连脑袋都没有向后转。

“你好,我叫汉塔……咳咳……您终于打算理我了。”

“你打算一直这样伸着胳膊,等我去抓你的手么?”

“我的父亲一直这样教导我,见到陌生人要尊重对方,要握手。”

“哼,油嘴滑舌!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握手。”

我虽这么说,可我还是接受了他的问候,还了他的礼。

“我看你还算懂点事情。”我说,“好吧,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武器当然可以还给你们,但你必须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来到这里。”

“我们遇到了海难,咳……”他说着,在我的身旁蹲了下来,也来陪着我淋雨。

“遇到了海怪、强盗,还船出了故障?”

“都不是。”

“你们竟然对大海感兴趣,难道是来探险,寻找宝藏的么?”

“我们在找一个人……咳……英格丽特,她叫英格丽特,是一个女格斗家。”

我听着,心里想他们原来是在做一件大海捞针的事。

“那你们又是怎么遇到海难的呢?”

“我们被侦察者袭击了。”

“侦察者,那又是什么东西?”

“100000G的赏金首。”

“哦?赏金首!你是说赏金首么?”我表现出了本能的兴奋,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但我立刻意识到我有些太不矜持了。

他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

“侦察者是一个UFO般的赏金首,很少有人看到它的真面目。”

“你见过它的样子?”

“没见过,我们只是跟他交过火,后来逐渐地了解到它的一些来历,他好像与诺亚存在着某种联系……”

“诺亚?好熟悉的名字。”汉塔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是那台死后留下了许多seed的超级电脑么?”

他听了我的话,愣住了。我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我竟然把诺亚seed的秘密说出去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去!

“你……居然知道诺亚seed!”汉塔一直惊愕地盯着我,我被他弄得有些不自然,我觉得我的脸颊正在颤抖,因为我感受到一种空前的压力,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这种沉默紧逼着我,似乎非得揭开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似的。

我的脸又红又涨,但我尽力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样子。

沉默,接着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天地间突然变暗了不少,骤然间雨水倾泻而至,打着我的脸上很快便模糊了我的面容。我抽出手拍了拍汉塔的肩膀,告诉他回屋子里谈吧,他也这样做了。

因为风的缘故,雨水飘进了木棚里,我关上门窗,这下安静了不少,屋子里也变得一片漆黑。汉塔还在咳着,我这时才想起他在海上漂了那么久,一定是着凉了。我感到些许愧疚,又给他披上了一件的大衣,过了一会儿,他姑且好转一些了。

“我想,你们应该认识‘雷班纳’吧。”于是我开始说正事,“但凡知道诺亚seed的人,都应该跟他有些干系……”

我的话还没讲完,就听见沙吉在一旁笑了起来,我以为是我记错了名字,这时侯汉塔说道:

“雷班纳其实就是我的父亲。”

“哦?……是么。”我愣了一下。

“你的父亲,”我继续说,“我跟他交往过,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他生来就是这个习惯——那您也跟着他调查过诺亚seed的事情?”

“没有,他只是告诉了我关于诺亚seed的事,后来他去找别的seed了。我们遇到的诺亚seed名叫‘诺亚之眼’,因为它也是我的仇人,我只不过是在复仇过程中帮了你父亲的忙而已。”

“是这样啊,那您看见过别的诺亚seed么?”

“没有,自从消灭了诺亚之眼我就搬到了这座荒岛上,而且——这件事我从没跟别人提起过,你们要保证不告诉岛上的人。”

“嗯,我们会的。其实我要告诉您,我记得我看到了你们这里住着一个中年女人,那个人似乎是我们的同伴英格丽特,她的身上应该带着还没有苏醒的诺亚seed。”

“柯丽吗?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刚才不祥的预感果然在此刻印证了,“可是她已经失忆了,我不知道你们之前究竟有多少瓜葛,你们还是亲自去找她吧。”

“什么?她失忆了!”沙吉突然喊了起来,他与汉塔会心地对望了一眼。我发现隐藏在我们身边的秘密真是不少。

“没什么的,沙吉,这座岛看起来很安全的。”汉塔说完,又把头转向我,“我们的使命是寻找最后一个诺亚seed,并把它破坏掉,父亲在世的时候说过,这个seed存储着诺亚主程序的拷贝,它很重要,希望您能帮助我们……”

“等一下,”我突然打断他的话,“你刚才说——你父亲活着的时候,那他现在——”

这时候外面的雨变得凶猛起来,雨点“噼噼啪啪”地砸着屋顶,仿佛要把屋顶砸漏似的,不祥的预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四下里已经很暗,在昏暗中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彷徨无措的神情。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巨响,一道明亮的光柱劈开了黑暗照在汉塔毫无颜色的脸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愕然的样子,可我还是看到他的嘴角动了起来。

“父亲很早就去世了。”

又是的一声巨响,一切再度陷入黑暗之中,我被吓得一个又一个激灵,这才发现原来是窗子刚才被风吹开,然后又被风关上了。可是在这开与关之间,我仿佛看到了一场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噩梦。

本文由发布于:2018年01月15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助重装机兵资料站
感谢您对重装机兵资料站的支持![为什么是¥4.0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