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我们抛弃了梦想和功名,只留下回忆相伴了

《城里的月光》第一章 废墟

作者:重装机兵资料站 2017年05月31日

来源:萌萌的oni1220的微博 作者:萌萌的oni1220

今天开始写个小说,名字还没想好,跟重装机兵有关的,准备把1到4代按照我的世界观认识联系到一起,搜了下“重装机兵编年史”已经有人写过了,不过太深奥,也不好看!

考虑一下还是以副标题为主,总体是4231的顺序,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开始介绍主角。

男主角孙伟,书中简称阿伟,是一个大公司的大厅npc,这都是题外话,阿伟今年35岁,当过兵,身手比一般人好点,关键他是个万能人,就是除了生孩子其他什么都会,这样的人乱入进去应该很好玩吧。

故事即将开始,第一部《城里的月光》(暂)

雨,不停的下着,阿伟驾着车冒雨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这么大的雨,地下道都积了很深的水,只能走高架桥了,打开收音机,也许是因为暴雨信号很差,几乎听不出来里面说的啥唱的啥,阿伟只好打开本地音乐,那是存进去的自己平时爱听的歌,阿伟喜欢玩游戏,盘里80%都是游戏歌曲,这一开居然是洛天依唱的那首“难以忘记的人”,这首歌太适合今天的情景了,“一声声响,窗外的雨淅沥沥地下,谁在夜幕中低吟…”

快到家了,这时雨好像小了点,倒是闪电明晃晃的比刚才闪的更猛了,雷声也轰隆隆的响成一片,还有很强的风,阿伟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路灯不对劲,正在随风摇摆,心说不好,赶紧刹车。车子推着积水在地上滑行着,眼看着巨大的灯杆就倒向路中间。千钧一发之际,车刹住了,紧接着轰的一声,灯杆落在在保险杠前面1米远的马路上。

阿伟擦了下头上的冷汗,心说好险啊,但是这时又发现有地方不对了,原来自己头发全竖起来了,车内到处闪着蓝色的电火花噼啪作响,播放器里的音乐也变了调。阿伟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伟醒了过来,自己还是坐在车里,外面还是黑乎乎的,好像雨已经停了,车内有股怪味,应该是刚才被雷击中了,阿伟赶忙拉过来后视镜照了照,还好没有毁容,车上的播放器还亮着,只是显示是乱码,阿伟试着发动下车子,没反应。

阿伟打开车门,一道阳光射进来,很刺眼,阿伟心里一惊,赶忙出来,看了下车,天啊,这是自己那辆破车吗?整个车子好像是被人喷了厚厚一层漆,不是单一色,而是一种类似火焰的花纹,不过看起来还真的挺漂亮,不过阿伟现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真正令他惊讶的是周围的事物!

阿伟正站在一片沙漠中,但是不是那种一望无际的沙海,而是夹在连绵群山中的沙洲,不远处还有几栋大楼的残骸,歪歪斜斜的矗立在黄沙中。

阿伟立刻回到车里,冷静了片刻,掐了掐自己,希望是场噩梦,这时,眼前的液晶屏上的乱码刷新的速度比刚才看到时快多了,一种更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赶紧把车里能用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了随身的双肩包里,冲出车门直接去开后备箱,却发现用钥匙怎么也打不开了,只好回去拿翘杠,可是回到前门,前门也打不开了!而且就在这时,车子居然自己发动了!

阿伟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让开失控的轿车。只见轿车发动后一溜烟往前冲去,一直冲进了前方不远的一栋破破烂烂的大楼里,紧接着,摇摇欲坠的大楼轰然解体,一阵轰隆声后,变成了一队碎瓦砾,扬起了漫天沙尘…

看到自己的爱车被埋,阿伟没有多想,直接就追了过去,很快就到了那堆废墟跟前。

废墟前阿伟呆呆的站着,大楼倒塌的尘埃已经被一阵风吹散了,眼前这堆瓦砾下埋着自己的爱车只有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的爱车现在已经被砸成什么样子了。阿伟苦笑一声眺望远方沙漠尽头那片模糊不清的事物…该往哪走呢?突然身边瓦砾旁一个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引起了阿伟的注意,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一点小动作都是那么的明显。

阿伟慢慢走近那团东西,好像是个人,衣服破破烂烂的,远远看去就像一团杂草。阿伟走到他身边看清楚了,果然是个人,而且还活着。正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地上,看衣服应该是军装,只是袖子和肩膀的布料已经变成一条条的了,虽然衣服这样不过身上并没受什么重伤。这个人嘴唇干的很厉害,估计是渴的昏倒过去的,阿伟在他身上翻了翻,只找到一把军刀,其他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阿伟把军刀别在腰上,突然想起自己背包里还有一瓶昨天在超市买的矿泉水还没喝,赶忙拿出来,用瓶盖盛了一点,把这个人的头扶正。掰开嘴往他嘴里滴,喂完一点再倒一点,就这样给他喝了半瓶水,士兵的眼睛睁开了,脸色也恢复了不少,看到阿伟正在给自己喂水,说了句“谢谢”。

这个士兵看上去有四十岁,皮肤黝黑,目光如炬,阿伟一看就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一会儿找他打听下这里的情报。

“不用谢”

“不用扶我,我可以坐起来”士兵说着就想撑起来,但是由于刚才脱水太严重,没有力气胳臂一软又一头躺在沙地上。

“别硬撑了,刚才你脱水太厉害,这一会儿是恢复不过来的。”阿伟说着,把剩下半瓶水递给了老兵接着说:“慢点喝,喝快了容易胃痉挛,会吐的。”

看着士兵喝下水,气色已经好了很多,阿伟正好有一大堆问题要问这个人。突然从余光看到有两个人正在歪歪斜斜的并行向这边走来,不过走路姿势有点怪异,阿伟看到士兵刚刚又把那剩下的半瓶水喝完,正要再次尝试坐起来,就指着越来越近的两个人影说:你同伴?

士兵这次成功坐起来了,听到阿伟问他,就往阿伟手指的方向看,这一看士兵的脸色又恢复成了之前那种土灰色,一个没坐稳又倒在沙子里,嘴里大喊:“快跑,那东西不是人!”

阿伟一听到这里,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张嘴问道:“开什么玩笑,那不明明是两个……”话问到一半也怔住了,很明显那两个东西听到了这边的声音,立刻兴奋起来!在原地抖了几抖,突然加速向这边奔来!速度非常的快,阿伟终于看清楚这些家伙的真面目了,它们的外形酷似人,有胳臂有腿也有头,只是它们的肩膀是耷拉着的,最奇怪的是它们的脑袋,整个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一堆扭曲的烂肉!

“&**%#”阿伟骂了一句,转身看老兵,老兵已经滚到十米外了,一只怪物已经到了身后,耳旁阴风袭来,阿伟一个侧翻躲开了怪物的攻击,就地一滚,半蹲定了定身形,顺手拔出腰间的军刀。

怪物刚才一扑,阿伟一躲,怪物半截身子扎进沙子里,趁它还没有拔出来阿伟顺手捡起一块刚才大楼倒塌崩落的水泥块,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怪物的头这时刚好拔出来,阿伟一砖拍下去,就像砸到了西瓜上,噗!的一声,黄绿色的液体淌了一地,怪物的脑袋开了一个大窟窿,但是怪物居然好像没有事一样摇摇晃晃马上就要起来了,阿伟直接扳过来它的头,手起刀落,把脑袋给割了下来,怪物这次终于倒了下去,从腔子里喷出了一大片黄色液体,阿伟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毒,但是好恶心,赶紧躲开,擦了擦刀,正准备去帮老兵,却看到这个没头怪物晃晃悠悠又起来了。

另一边老兵和另一只怪物正在玩着踩蟑螂游戏,怪物不停的扑地上的老兵,老兵则不停的翻滚躲避,情况很是危急。

阿伟这次真的生气了,不死是吧,直接冲过去一个前蹬把怪物踹倒在地,对准怪物大腿根部一刀扎进去,再环切一圈,一条腿就卸下来了!然后是如法炮制,把另一条腿也卸下来,然后是两个肩膀,转眼间一个怪物就被阿伟给解体成了六块,即使这样了那两条腿还在不停的蠕动,但是它们已经不会威胁到人类了。

这只搞定,阿伟又擦了擦刀,快步冲去救老兵,老兵已经快没力气了,阿伟这次有了经验,趁怪物扑空的瞬间直接过去卸掉了它两条腿,然后是脑袋,最后是胳臂。

老兵看得眼都直了,半天才蹦出了一句话:“你很专业!早知道这类怪物连枪都不怕的。我们通常对付它们都是用火焰喷射器。”

“谢谢夸奖,这次只是侥幸而已,我以前是杀猪的。你没事吧?”

“啊,我还行”说着老兵居然站起来了,看来刚才的活动身体对他的恢复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没事就好,这些像人又不是人的怪物到底是什么呢?僵尸?”阿伟指着满地还在蠕动的肢体问道。

老兵点了点头“对,我们叫它们为僵尸,其实它们以前也是人类,在大破坏时不幸遭到了辐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吗?”

阿伟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是糊里糊涂地来到这里。”

士兵一边清理着身上的沙子一边说:“那么你是从冰冻睡眠中醒来的那群人了?我们镇子里不久前刚来过一位,跟你一样奇怪的家伙,只记得大破坏以前的事情。”

“我如果说我昨天从公司下班冒雨开车回家,路上被雷击中后来到这里的,你信吗?”

“啊?真不可思议!”

阿伟又把自己来到以后的经历跟老兵说了一遍,包括自己的爱车失控的情景,老兵听过之后叹了口气,说:你的那辆车就不要再想了,那已经不是汽车了。

阿伟听到这里愣住了。

“怎么样,有兴趣跟我一起到镇子上去吗?你刚才救了我一命,我会回报你的。我叫利夫,是那个有名的月光组织下属老歌镇行商军团的佣兵,我们组织现在非常需要人手,我要尽快赶回去,一起走吧。”

“好吧,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孙伟,不过我比较喜欢你叫我阿伟,来这里之前是一个大厦的保安”阿伟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一直认为我对这里一无所知,不过刚才你提到了老歌镇,月光,还有大破坏,我认为我以前通过另一种方式来过这里!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你们的首领是一个叫鬼婆的人吧?能加入你们我很荣幸!”

士兵被惊的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才说“好吧,是这样的,咱们边走边聊”

“就这么走到老歌?”

“不不,咱们先去北边那座五指大楼,在那里有我们存放的战车。而且,我必须先到那里一趟,昨夜我们看在那里守货物的时侯被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我的部下死了很多,我是逃出来的。我要回去看下!”

阿伟往北看去,果然看到在山脚下有一排建筑物在升起滚滚浓烟。

那好,咱们走吧。

两人向着前方的五指楼走去,一边走,两人一边聊着。利夫告诉阿伟,之所以他的车会失控,是因为被一种充斥在这个世界的病毒给感染了。这是一种类似木马的电脑病毒,但是也不是这么简单,中毒后的 ​​​载体不仅会失控,还会变的具备自我意识,甚至还会自我进化!

阿伟有点疑惑,问利夫:“我的车上没有电脑,只有播放器和gps,也会被入侵吗?那么它们是怎么控制我汽车的驾驶系统的呢?”

“你太小看这种病毒了,你描述过汽车在失控之前屏幕出现大量刷新很快的乱码是吗?”

“对啊,那时我还在车里。”

“你的车那时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也许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一直忍受着病毒的破坏命令,在你下车后一瞬间,撞向废楼准备把自己埋起来。”

阿伟听到这里,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设备被感染后,病毒载体会放出强电流电解周围的金属,形成几乎无限延长的细丝,控制车上每一个零件!”

“等等,你说的这么厉害,那么这种病毒是如何传播的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呢?”

“我们月光有一套专门研究杀戮病毒的机构,这些都是第一代c装置‘尼克’的发明者尼克博士告诉我的,我之前在巴特的铁洞工厂当过警备队长!”

“哦,这样啊!”阿伟感觉这堆话信息量好大。

“顺便说下,这种病毒是以孢子的形式传播的,本体是只有几十微米的高纯度结晶硅,自己不会移动,一般有一个母体携带,母体大概有这么大…”利夫说着比划了一个a4纸大小的面积。接着说“这种母体会飞,我们一般叫它‘毒蝙蝠’,它非常脆弱,只要命中一发子弹就可以消灭一只母体。但是我们很多战士就是在对付它们时侯死去了。”

“病毒对人类也有效果?”

“不是,孢子在接触导体一瞬间会放出很强的电流,几百个孢子落在皮肤就上足以造成心脏麻痹,而且一直母体携带的孢子量都是以万计算的!”

“我去…”

“你去哪?”

“没事没事,你继续讲”阿伟想起这是平行世界,听不懂这些东西。

“不过这种孢子一旦寄生失败就会在瞬间失去活力变成普通的黑色尘埃。”

“这还好点,不然就更麻烦了。对了你刚才说过我们要去的地方有你们的战车,你们还敢开车?就不怕被感染?”

“我们战车控制用的是一种机械机构,就是刚才跟你说的c装置,孢子对我们的战车没有任何效果,这也是我们‘月光’拥有世界上人类最强战车部队的原因,我们一直在以行商军团的身份重建这个世界。这些东西等以后咱们到了老歌镇你就明白了。”

阿伟还想问问题,利夫做了个手势,示意阿伟小声。同时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电线杆顶端。

阿伟看向那里,上面有几只乌鸦。

“怎么啦?”阿伟小声的问利夫。

“这些是侦查鸟,戴着耳机的,你仔细看。”

阿伟借着夕阳的余辉,看到正如利夫所说,那些乌鸦头上有个金属东西,看上去倒是挺好玩,就像是一群乌鸦在那里集体听歌看夕阳学人玩聚会。

“这东西很可怕吗?”

“侦查鸟不会攻击,但是发现生物会召来强大的变异体生物,甚至猎杀者战车!”

小心翼翼绕过乌鸦的警戒范围,阿伟已经能看到五指大楼前面两辆还在熊熊燃烧的军车和几个已经被摧毁的环形工事。利夫告诉阿伟,让自己在这里守着不要动,两个人目标太大,也不知道那些武装分子走了没有。现在他要自己先去拇指楼取些装备,好过现在赤手空拳。阿伟把军刀还给了利夫,自己躲在一处环形工事残骸的角落里。

夜幕已经降临,两辆燃烧的军车就像两个大火把,把大楼映得通明,也不知道车上之前拉的什么,这么耐烧。

利夫的身影消失在拇指楼进口,阿伟开始仔细观察这片建筑,叫它五指楼真的很形象,一矮四高五幢大楼排成一排,就像一个人手埋在黄沙里,露出五个指头,利夫进的拇指楼就是最矮的一幢。

正在这时,突然感觉背后有东西正盯着自己,便慢慢转头,看到的东西吓得阿伟心里咯噔一声!​​​

阿伟慢慢转过头,就看到一只大眼睛死死盯着自己,阿伟心里一惊,顺手抓起一把沙子撒了过去,同时直接两步跳出三米外,就往腰里摸军刀,却突然想起军刀已经还给利夫了。不过好在身边有个环形工事,虽然里面的重机枪已经被炸的只剩一个三脚架,但是阿伟居然看到三脚架旁边地上居然有把工兵铲!立刻抢在手里。警惕地观察这个只露出一只眼的黑糊糊的东西。

刚才那把沙土并没有迷住这只怪眼,却也把它吓了一跳,立刻在地上扑棱几下就飞了起来,落在了刚才经过的电线杆上,原来是那些怪乌鸦。那只怪乌鸦回到群里后,怪叫了几声,突然其他几只乌鸦一个接一个的飞起来,渐渐的天上的乌鸦越来越多,不到一分钟就盘旋了有大约20只了,只是那只独眼的还在电线杆上停着,好像它就是首领。

正要预测乌鸦们这是要干什么的功夫,独眼那只突然高叫一声,天上的乌鸦群突然向这边冲来,阿伟挥舞工兵铲对着飞的最快的一只拍了过去…

“当”的一声脆响,工兵铲直接拍到了鸟头,激起一大片乱羽毛。那只乌鸦头上的耳机也被拍的粉碎,那只乌鸦落在沙地上再也不动了。

就在这时,后面的乌鸦到了,直接就撞到阿伟身上,阿伟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不由得身体直往后退,然后胳臂上又是一下,衣服上出现一道长长的口子,随着剧痛传来,一道血渍顺着胳臂往下流!

阴风再次逼来这次tm居然是脸,阿伟往后一仰身子一个后倒,鼻子上一凉,一团黑影贴着脸飞了过去!

就地一滚定了定身形,看到十几只乌鸦正在空中悬停,随时准备扑过来,阿伟感觉这样打下去太吃亏了,这些畜生行动敏捷,数量也太多,如果一起冲来自己很可能要交待在这里,突然急中生智,转身连滚带爬的冲向不远处那辆着火的卡车。

乌鸦好像看出了阿伟的目的,发疯般冲了过来,阿伟这一路腿上又挨了两下,不过好在终于冲到卡车旁,乌鸦果然对火有忌惮,重新飞到天上开始盘旋。

这时那只独眼乌鸦突然又怪叫了一声,大群乌鸦居然回又到了电线杆上,阿伟还没来得及庆幸击退乌鸦群,就听到了另一种动静,沙地开始震动,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沙丘好像活了一样,紧接着一道灯光从沙子里射了出来,而后传来了嗡嗡的机器轰鸣声,一个大块头的东西破沙而出!

这是一台类似铲车的东西,不过底盘不是履带,而是成对称排列的六只金属爪,车体漆成暗黄色,边角还有施工时起安全警示作用的黑色斜条条。车头呈方形,车头右侧一台功率很大的探照灯,打出的灯光跟凝固的一样!左侧是一门短粗的大炮,口径很小而且炮口呈星形,两根粗的管子从炮体中部引出去分别连接到车头后面的两个黄色的大储液罐上!罐体顶端还有两个小红灯一闪一闪的。

红灯越闪越快,很快就成了常亮,这时,机械怪物已经来到面前,阿伟预感大事不妙,这就是要攻击的信号,往侧里一扑一滚,身后的攻击就到了,“噗!”的一声身后热浪袭来!阿伟刚刚躲开喷火炮的峰头,还没停稳,只感觉身后巨大的火柱在向自己继续移动过来,赶忙向着机械怪物金属腿底下滚了过去,那里是死角,到那里怪物的主炮就发挥不上威力了。

不过阿伟当时一急,忘记了怪物的爪子也很有攻击力,到车腿前刚一睁眼,就看到一个大爪子对着自己踩了下来,阿伟一个扭身让开了前面的尖头,金属爪深深插进沙子里,溅起的沙子差点把阿伟埋了,不过怪物的攻击居然躲开了!这样的好机会可能就一次!

阿伟顺势抱住金属爪就往上爬,怪物失去了目标,开始原地转圈,并且还会跳跃,可能是想把阿伟甩下去,但是此时阿伟已经抓住了驾驶室门外的把手,不经意间朝着驾驶室里面看了一眼,熟悉的一幕展现在眼前,驾驶室里屏幕上飞速地刷新着乱码,操纵杆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自己动着!

这时突然一个黑影冲了过来,是那只独眼乌鸦,在阿伟头上抓了一下,阿伟立刻感到头皮热辣辣地疼,一溜血痕顺着鬓角耳根流了下来!

阿伟拿出工兵铲朝天乱挥,但是又有两只乌鸦加入助战,独眼已经停在了驾驶室顶上,经距离观察着眼前的猎物!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声枪响,独眼乌鸦的小脑袋不见了,继续站了两秒钟,乌鸦摇摇晃晃地倒下了。利夫拿着一把枪口正冒着烟的雷明顿出现在拇指楼的门前。

其余乌鸦看到首领死了,纷纷发出“啊啊!”的怪叫,飞向漆黑的夜空,再也没有回来。

“快跳车!与猎杀者长时间近距离接触的话猎杀者会自爆的!”

阿伟心里又是一惊,再看驾驶室的屏幕,已经是全变成奇怪的马赛克了!赶紧从车上跳下来,这时怪物已经不再有任何行动,阿伟和利夫迅速躲进拇指楼前那处环形工事内,手抱头趴下。

世界好像突然寂静了下来,但是两秒钟后一声巨响,巨大的气浪冲的外面飞沙走石,过了好久外面才安静了下来,两人拍拍土走出环形工事。

走出藏身的环形工事,两人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直径三米的大沙坑边上,这大坑应该就是刚才猎杀者爆炸留下的,阿伟又看了看周围,刚才那辆燃烧的卡车已经被掀翻出去落在了中指楼脚下,又被飞起的沙子埋到只剩两只还在冒着青烟的车轮露在外面,当然,火势终于熄灭了。

“好险啊,就这威力,再慢一点你就可以直接飞到顶楼挂破布了。”利夫开玩笑一样的说。

“还好意思说,刚才你一去那么长时间,我都差点成了鸟食!”阿伟把利夫进入拇指楼后自己在外面的经历说了一遍,利夫听过很是惊讶。

“没错,那个独眼的乌鸦是它们的首领,不过直接就地召唤出尤姆霍玛级的猎杀者,这在我们之前与它们的战斗中也是非常罕见的。”

“尤姆霍玛?很厉害吗?”

“嗯,算是,不过正如你所看到的,他的攻击虽然非常强悍,但是对单兵的威胁是很小,因为它主要是用来对付战车的。”利夫想了想,继续说:“也许本来并不是用来对付我们的,而是早就在这里被我们赶巧遇上,咱们必须尽快把车从楼里开出来,回老歌镇。”利夫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把uzi和几个弹夹,递给阿伟,说:“你已经过了考验,现在是月光的士兵了,这是你的武器。”

阿伟以前在部队时侯接触的都是81式,uzi系列都是在兵器杂志上见过的,不过想来原理都是一样的。接过枪,检查了一下,正要把子弹装进双肩包,却发现之前鼓囊囊的双肩包憋了,赶忙取下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包上被划了条大口子,里面的东西都丢了,随手扔掉了烂包,把子弹塞裤兜里。

利夫继续说:“战车在中指楼一层,不过如你所见正门被堵了,我们要从顶上进去,现在目标小指楼,出发。”

两人开始顺着梯子往上爬,这个小指楼说是楼,其实是一个两层楼高的储液罐,利夫说里面装的其实是浓酸,是军队战车上标配se龙之气息用的弹药,专门用来大面积清除变异生物的。

很快到了大罐顶端,

这里有道绳梯组成的吊桥直通无名指楼上一个大洞里,走过吊桥,终于进入了无名指楼,利夫从背包取出一把强光手电,在光柱投射下突然发现了这里有些不寻常的事物。

这里显然遭受过袭击,但是并不是像利夫说的是被人袭击的,倒像是怪物干的,因为太凌乱了,墙上还有巨大的划痕看起来触目惊心,阿伟看向利夫,此时利夫表情非常严肃,手电的光柱此刻正停在屋角一片白花花的东西上。

两人走近那堆东西,阿伟看清楚了这是一堆白色的椭圆形球球,像是鸡蛋那么大,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的裹在一大团胶状物里。“是青甲虫的卵,这么些要是孵化出来可不得了!”说着就从背包里翻了翻,拿出一个喷雾器一样的罐子,对着虫卵就是一通喷,虫卵立刻就开始抖动,里面发出“吱吱…”的叫声,但是很快就被药液烧灼,冒出了白烟,发出了非常刺鼻的气味,大量还未成形的幼虫纷纷从里面爬出来,两人赶忙退后一步,利夫干脆把瓶子扔进虫堆,随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着药液瓶连开两枪。随着瓶体的爆裂,药液一股脑全流出来了。被覆盖的虫子瞬间破裂融化……(抱歉,场面比较恶心。)

还好,只有二楼有虫卵,两人一直上到五楼,阿伟很奇怪这桩大楼居然没有一个窗户,而且每个楼层布局也很奇怪,都是小单间,地上还散落着不少化学容器!阿伟把疑问告诉利夫:“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好奇怪。”

“生物实验楼,我们从周边抓来变异生物,关在这里,研究有效消灭它们的方法。”利夫说道。

“哦”阿伟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这种地方任何一个正常人呆着都不会舒服,阿伟只想快点从这里出去。

又往上走了三层,来到了平台,阿伟看到平台边缘又是一座吊桥通向对面的中指楼,那边平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事物,这边暂时还看不清是什么,但是事不宜迟,都想快点绕到一楼拿到战车。

阿伟跟着利夫过了吊桥,眼前的事物让他们震惊了,又是虫卵,比刚才的更多密密麻麻堆成一团,但是阿伟震惊的不是虫卵,而是周围一大堆尸骨,都是人的!应该是利夫说的那些士兵的!

看到这景象,利夫眼圈红红的,但是没有流泪,只是给这些尸骨鞠了个恭,就开始翻背包,不一会就在里面找到了两个红色的管状物,也不知里面填充的什么,好像很重,利夫把它们一个装在尸骨堆里,一个插在虫卵里,正在这时,天上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阿伟抬头一看,一只巨大的甲虫正在头顶盘旋,好像要着陆,利夫指了指平台入口,示意阿伟躲一下。

阿伟赶紧躲了起来,紧接着利夫也跑了进来,随手关上平台的铁门,外面“轰!轰!”两声巨响过后一切就平静下来了。

“刚才那只大甲虫是什么?”

“青甲虫的母虫,这些虫卵就是它的杰作!”利夫终于笑了笑,然后接着说:“刚才那两枚dx燃烧弹应该已经让它给士兵们陪葬了。”

两人往下走着到六楼时侯发现地板坍塌,整个六楼楼层和五楼楼层都成了一个大空间,两人站在只剩一半的阶梯上,看到去四楼的楼梯口也被瓦砾给埋掉了。

“接下来怎么办?”阿伟问利夫。

“看来只有再绕一次了,回七楼去。”利夫说。

两人回到七楼,穿过长长的走廊,这里和刚才的无名指楼不同,没有太多让人颤栗的瓶瓶罐罐,都是一些不知名的机器,阿伟估计这里是合成药液的生产线。但是没有问利夫这些问题,免得答案太意外再次留下阴影,无关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的好。

来到一扇窗户前,窗外就是造型奇特像古城堡一样的食指楼楼顶,利夫打开窗户边上一个铁皮柜子,抱出一大捆绳子,把一端在窗户上系结实。把绳子另一端系了个大疙瘩,然后从窗口抛了下去。然后利夫先爬了下去,阿伟随后跟上。

到了二楼窗口的位置,这里也已经只有一个大洞了,直接进去找到去一楼的楼梯,马上就能拿到战车了。

​​进入二楼窗口,借着手电的光,阿伟看到这层很奇怪,正对着走廊不远就是一扇大门,门是普通的铁门,只是门的正上方一个红点很是奇怪,阿伟正要走近看看,突然刺耳的警报响起,大门两侧随即便传来了电机启动的嗡嗡声。

利夫一把抓起阿伟就往楼下跑,一瞬间阿伟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脚下被楼梯的台阶就绊了一下,整个人就连摔带滚的跌了下去,利夫被阿伟这么一带,脚下瞬间也没有了平衡,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直接到了一楼。

“f!你拽我干嘛?”

“T!我要是不拽你现在咱们就都变成马蜂窝了!”

看看自己和利夫都是除了点擦伤没什么大碍,阿伟就问到:“刚才那是啥?”

“防御门,配备两座微型六管加特林,安全神话系统自带认证识别,如果没有月光总部拉多乌高层授权的身份的人接近这座门,就会遭到攻击。这只是第一道门。”

“保护这么好,里面是什么啊?”

“只听说是个秘密实验室,别的不清楚。”

“那就算了,对了,咱们现在到一楼了吧?”

“应该是的。”利夫说着举起手电筒照了照前面。

阿伟看到这一层应该不是仓库就是配货站,没有上面几层那种隔室结构,整个好像就是个大厅,到处堆放着乱七八糟的货物,还有几辆叉车停在中间,阿伟到处翻了翻,找了根翘杠,撬开一个一看,居然是一满箱重机枪子弹,还是12.7mm的!再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全是60mm迫击炮弹,阿伟没有再开,想必其他箱子也都是弹药。

阿伟看向利夫,他正在拿手电在墙上寻找着什么,很快他找到了一个类似配电箱的东西,把里面的开关往上一推,“啪!”的一声,头顶上的两排大灯瞬间亮了,瞬间把整个仓库照的一览无余。

“来!车在这里!”利夫一边招呼阿伟一边向仓库中间跑去。这时阿伟也看到了,在仓库中央正对着正门位置,停放着一个被很大的油布盖着的东西,应该就是利夫之前说的战车。

两人来到跟前,迫不及待的扯掉油布,一辆黄色的大吉普展现在眼前!重型悍马一样的车体,巨大的四个轮子,车顶一座旋转式炮塔,主炮大口径而短粗,副驾驶位置是一挺链式机枪,车体后部还搭载着一具8连装导弹发射器!阿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吉普,瞬间惊得眼都直了。

“怎么样,我们月光的沙漠突击车?底盘是传统baki沙漠作战型,经过防弹强化,c装置为二代hal系列900型,配合强力引擎V6天马,集机动力和防御力为一体,武器方面主炮是120mm火花炮,备弹32发。副炮是12.7mm链式机炮,弹道狭长但是威力很高。但是威力最大的还是后面的se,8连装ATMdemo导弹,一个齐射能把主战坦克瞬间轰成废铁!”

“车太酷了,不过我们怎么把它开出去呢?”

​​“现在问题是我们怎么出去呢?”阿伟问到。

“从墙上炸个窟窿!”

“开什么玩笑,外面那么多沙子,如果破坏墙壁流沙会倒灌进来,我们都会被埋掉!再说,这里有这么多弹药,万一引起塌方,后果不堪设想!”

“也是,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也只有慢慢挖了,对了那些叉车还能用吗?”

利夫看了看附近的一台叉车说:“能用的,你该不会想用叉车……等下”利夫说着突然停了下来。

“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利夫突然问到。

阿伟屏住呼吸,听到大门处好像是从外面传来了机械的轰鸣声,其间好像还有人在吆喝什么。

“听到了,外面有不少人,月光来人救咱们了?”

“不知道,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咱们再观察观察,我感觉至少咱们不用再为开门的事情烦恼了。”

两人各自提着武器焦急地等待着,过了好长时间,外面传来了重物拖动的声音。

利夫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了,说:“不对,不是月光的救援队,如果是基地来人,现在门已经打开了。”

“那么…”

“估计是那伙山贼,又回来了。”

“我c,那岂不是要干架?”

利夫这时已经跑到了电源控制箱那里,“咔”的一声拉下了总闸刀,整个仓库顿时陷入一片黑暗。阿伟看到情况突变,立刻打开突击车的车门坐进驾驶室里。这一坐上车里的仪表和指示灯按钮全亮了,荧光屏上出现了一行字“请起名字。”

“阿伟!”黑暗中利夫小声喊道。

“我在车里。”

“你倒挺快,会开战车不?”

“部队里开过!不过这个好像不一样,怎么还起名?”

“c装置就是这样,你起个名字,这车就属你控制了,另外火控是自动的,你只要按下相应按键就行。”

“你不上来?”

“我最后再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人。咱们别扎堆,小心被端窝。你在车上见机行事,保重!”

说话间,铁门缝隙里已经有灯光透进来,外面人影晃动,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扭曲声,铁门被撬开了一道半米宽的缝隙。

阿伟屏住呼吸,手一直停在链式机炮的按键上,战车的副炮此刻也自动瞄准了那个门缝,阿伟眼睛观察着,门洞之间随着灯光晃动,一个打扮奇怪的人鬼鬼祟祟的探头进来了。

这个人戴着奇怪的头盔,有点像美国那些飞车党的样子,头盔上有一排尖尖的铁刺,身上穿着一样风格的皮衣皮裤,一手拿着一把斧子,一手提着个探照灯。在这个人身后,还有一个一模一样打扮的家伙,只是这个人没有带灯,他手上是一把56式(ak47),不知怎么的,阿伟感觉这些人有点搞笑。

就在这时,“砰!”利夫枪响了!最前面那个家伙头一仰倒了下去。看来没有错,这帮人是利夫说的那帮山贼。阿伟没有动,因为不知道对方虚实,万一暴露了战车位置,引来重火力就得不偿失了。

这时外面一片嘈杂,仅仅持续了片刻,白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厚重的铁门飞了过来,直接把一辆倒霉的叉车给砸得打了几个滚。

大门外此刻站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山贼,都端着ak,一齐往里扫射,阿伟看到利夫正蜷缩在一堆装甲片后面,弹雨压的他抬不起头来!阿伟立刻按下了副炮按钮,12.7mm的穿甲燃烧弹随着长长的火舌和令人颤栗的“嗒嗒嗒!”向门口那些持枪的山贼倾泄过去,中弹的山贼要么上半身被打飞,要么半截身子变成肉沫,只有两个侥幸死里逃生,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阿伟赶紧把车开到利夫边上,打开车门,利夫赶忙上车。就在利夫把门关上的一刹那,突击车猛的一震,一声巨响把阿伟震的感觉全世界的声音都成了嗡嗡的耳鸣。

“ctmd,是车载at火箭,他们居然有战车!”

阿伟此刻还没从刚才的震荡中恢复,但是直觉告诉他敌人有个危险的武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加油门倒车,把战车隐藏在离门稍远的漆黑中。

同时,利夫输入了主炮的指令,没有选择自动,而是直接手动操动瞄准具对准了大门,紧接着又启动命令装填了一发穿甲弹。

门外光柱又照了进来,一辆轮式装甲车缓慢的开了进来,同时装甲车上的重机枪响了,不过老样子是乱打的。

此刻利夫瞄这辆车瞄的正准,说了一句“送你一根棒棒糖!”就按下了主炮按钮。

阿伟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火花炮了!随着一声巨响,主炮口巨大的火焰足足喷出了5米!同时,“彭!”的一声,黑色的动能穿甲弹在装甲车上打了个对穿,巨大的惯性使得装甲车也像刚才那辆叉车一样,翻了几个跟头,压塌了一大片墙,最后六轮朝天翻在大门外另一侧。

不能再在仓库里死战了!阿伟这么想着,开足马力驾着战车冲向大门,利夫则直接抓起副驾驶位上的链式机炮的手动控制杆(我把c装置设成这样是为了可以大家一起来,比较刺激,不喜请喷。)火力全开的对着大门口那些惊呆了的山贼扫射,阿伟开着战车冲出门外,可以说一路畅通无阻,偶尔有一两个山贼反应过来打出一梭子弹或是扔来一棵手雷,连个突击车的毛也伤不到,毕竟是讲究快速突袭的,专业。

外面的天空已经微亮,阿伟把战车开出中指楼外30米才一个漂移转过车头停了下来。这一路上山贼死的死逃的逃,一个个骑上摩托瞬间就跑的没了踪影。就在这时阿伟突然看到还有两个山贼没有跑,居然从翻倒的装甲车里救出一个人,这人是个男的但是留着长发,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利夫看到这里不由分说抱起链式机炮就扫,就在这关键时刻,该死的副炮卡壳了,随即又端起雷明顿对着那个长发少年扣了一枪,两个驾着他的山贼其中一个立刻挡在少年身前,中弹倒下,少年往这边看了一眼,随手从背上拿下一把奇怪的枪,有点像自动榴弹发射器。对着这边来了一枪!

阿伟正要加油门躲避,弹头已经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利夫说过突击车的baki底盘经过全面强化改造,防御和主战坦克不相上下!前挡风玻璃当然是防弹的。但是这个弹头有点不一样,弹开后居然粘在了上面,一道耀眼的白光,两人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过了半分钟,视线恢复了一点,看到刚才那个少年,已经和另一个山贼一起驾驶一辆摩托跑远了。

“该死!让他跑了!”利夫在一边捶胸顿足。

“他是谁?”阿伟疑惑的问到。

“赛克,山贼组织头目的独生子,是个公会里的通缉犯。”

“遗憾。”

“算了,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连窝端了!走吧,我们现在回老歌镇!”

分类:小说美文
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3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