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我们抛弃了梦想和功名,只留下回忆相伴了

《重装机兵》:一部FC上与众不同的RPG是这样诞生的

作者:重装机兵资料站 2017年02月03日

转载自:《重装机兵》:一部FC上与众不同的RPG是这样诞生的_游研社知乎专栏

作者:半球

《重装机兵》是FC晚期比较特殊的一个作品,它和《魂斗罗》一样,属于少见的在国内人气远高于日本本土的日本游戏,拥有不少极为忠实的爱好者,今天我们来说说它的诞生故事。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持续多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就在饱受多年战乱之苦的人们正准备欢欢喜喜地迎接和平新生活的时候,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于1946年在美国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自此,人类进入了持续40多年的冷战时代。

打响冷战“第一枪”的人——温斯顿·丘吉尔

当时苏美两大集团都尽力避免触发大规模战争并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但在随时可能爆发全球核大战的现实威胁下,人们的生活并不轻松。这时候,科幻文学作品在全球范围内迎来了一段高速发展的黄金期。也许是受到了现实世界的影响,这段时间有大量以“被核战争毁灭后的世界”为背景的影视作品。其中不乏一些我们所熟知的名作,比如《终结者》和《北斗神拳》,以及梅尔吉普森主演的著名系列末世科幻电影《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就不止一次威胁要使用原子弹,在那样一个充斥着核讹诈的世界里,诞生像《终结者》这类的电影也就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了

《疯狂的麦克斯》(1979年)电影海报,梅尔吉普森主演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一个和《疯狂的麦克斯》有那么点关系的游戏——《重装机兵》)(Metal Max)的故事。

上世纪80十年代,随着FC主机进入稳定发展期,其巨大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作为当时漫画周刊志的顶级霸者,《少年Jump》自然也会错过这个热门话题。从1985年开始,《少年Jump》推出了一个名为“Famicom神拳”的不定期连载专栏,这里会刊登一些和FC游戏攻略或秘籍有关的文章。而笔名为“ミヤ王”的宫冈宽,就是专栏初期的主要作者之一。

《重装机兵》之父宫冈宽(左)和主力开发人员田内智树

以创作《勇者斗恶龙》闻名的堀井雄二当时也是这个专栏的作者。通过这个专栏,宫冈宽和堀井雄二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堀井在1986年开发《勇者斗恶龙》初代的时候便邀请宫冈一同参与制作。凭借出色的文字功底,宫冈在《勇者斗恶龙》的前三部里负责故事剧本的修饰和洞窟的设计。

Famicom神拳“四天王”,这四个小人是谁画的大家都能看出来吧?

1988年,在完成《勇者斗恶龙3》的开发后,宫冈辞别了堀井,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游戏开发公司Crea-Tech。在公司成立初期,宫冈开发了不少桌游,其中不乏一些质量优秀的产品。这引起了当时的游戏大厂Data East的注意。

90年代日本奇葩游戏厂商之一,著名的热血系列的开发公司的老板曾在此供职

没过多久,Data East的人找到宫冈,希望他能开发一款新的桌游,Data East会负责新产品的宣传和销售。起初,Data East的期望值并不高:几乎没给多少预算,对于新产品的销售预期也是“能收回成本就行”,而当时,日本的游戏界已经进入了以《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为代表的RPG游戏大行其道的时代,其中的《勇者斗恶龙》又占了绝对的上风。
也许正是因为曾经身为《勇者斗恶龙》制作者,宫本对于以其为代表的王道RPG游戏有着特殊的情节。

渐渐的,新游戏的策划案从一款普通的桌游变成了一款预定在FC上发售的RPG游戏。在《勇者斗恶龙》开发组里曾经担任剧本助理的宫冈对堀井雄二式的叙事手法非常熟悉,但他打算创作一个完全不同于《勇者斗恶龙》风格的故事。

游戏的画面散发着浓郁的未来感

众所周知,《勇者斗恶龙》的世界观是以中世纪欧洲为基础创作的,属于典型的魔幻题材。而宫冈则反其道而行之,他想要一个描写未来的、并且更具现实色彩的故事。在寻找灵感的时候,宫冈想起了中学时代的好友山本貴嗣一起往返于科幻小说书店的日子……经过讨论后,宫冈确定了新游戏世界观所包含的的三个核心要素:坦克、末世题材和西部剧。对于选择这三点的理由,宫冈在《重装机兵》23周年的某次采访中透露了答案,他说:

“小时候看过一部叫《坦克大决战》(Battle of the Bulge,1965年)的电影,德军集结了大量坦克和盟军对决,但因为燃料缺乏的问题,那些高性能的坦克最后都变成了没用铁块。德国人也因此输掉的战争。看完我深切地理解了‘坦克没有弹药和燃料就是垃圾’的含义。并借此对坦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坦克大决战》剧照

“50年代对于美国来说是科幻作品大爆发的黄金年代,那个时候也是美苏冷战的起始阶段。有大量描写末世情节的作品诞生。后来又赶上《疯狂的麦克斯》出现和《北斗神拳》的流行,以至那个时候于一提到末世题材,人们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到心目中的某些代表作品”。
“《重装机兵》中的西部剧要素可能要归结于我个人对于西部剧的喜爱吧,整个儿童时代,我在电视上也看了大量西部剧。其中大部分是Giuliano Gemma(代表作《夕阳的保镖》)和Franco Nero(代表作《杀手的本领》等)主演的,当时真是看到腻得不行。成年后才逐渐地挑具体的作品来看。我觉得西部剧中那种赏金猎人的设定和末世题材非常匹配。

左:Giuliano Gemma,右:Franco Nero

在这三个要素的共同作用下,《重装机兵》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和当时陶醉于勇者打小怪兽之类的RPG游戏完全不同的故事:

在不远的将来的故事。随着环境破坏的加剧,地球上到处弥漫着战争的硝烟。大地因此变得荒芜,幸存下来的人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弱肉强食的新世界。这一切灾难,都是由于人工智能体‘诺亚’在着手改善地球环境的时候引起的,虽然诺亚将人类定义为地球上的害虫并大肆屠杀,但这并未能让环境好起来。而奇怪的变异生物、失控暴走的机器和频繁出没的犯罪者让本已饱受环境恶化之苦的人们变得更加绝望。为了在逆境中求生存,幸存者中出现了一群叫做‘Monster Hunter’的人。表面上,他们的使命是消灭一切对人类生存有威胁的东西。但实际上,这些人则是一群为了获得金钱去和各种怪物战斗的赏金猎人。

大家好,我叫天……不对,我叫诺亚!

在如此颓废的世界观构架上,宫冈为游戏设计了一系列否定当时主流RPG游戏要素的规则。以《勇者斗恶龙为》代表的魔幻RPG都有着一个明确的故事主线和最终目的,游戏中玩家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只不过是为了达成这个最终目的的铺垫。在《重装机兵》中,虽然也有几个代表着故事主线的节点剧情存在,但遍布游戏各处的大量支线剧情和赏金任务才是整个游戏的主角。即便贵为游戏总Boss的诺亚,也不过是玩家在广阔的世界中探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导致环境恶化的元凶,便顺手消灭了它而已。
游戏中玩家觉得腻了的话,可以随时找到主角的父亲并选择“退休”就可以观看结局动画,并且这和有没有干掉诺亚毫无关系。同时,游戏中一共会有两名角色加入主角的队伍,但他们对于剧情的推进并不是必要的,玩家完全可以凭借主角一己之力完成所有内容,只要你不嫌累。此外,和通常的RPG不一样的是,比起人物角色本身,坦克的能力和强度更重要。玩家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组装自己的坦克,合理分配武器的搭配和弹药的使用才可能打赢那些变态的支线剧情Boss。相反的,主线故事里出现的那些Boss难度简直不值一提。

收集情报,干掉通缉犯才是游戏的主要内容

以上种种设定都是在宫冈强烈的与《勇者斗恶龙》为代表的一本道RPG游戏的强烈对抗意识下诞生的,以至于在游戏完成即将上市的时候,广告公司出身的本作的制作人桝田省治直接写了一句非常有攻击性的宣传语:“竜退治はもう飽きた(打龙什么的已经腻了)”。

碍于和堀井雄二的私人关系,宫冈当时就表示强烈反对,但桝田省治觉得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后来他在《重装机兵 3》发售的时候曾在推特中写道:

“当时宫冈强烈反对这句话,说要这么干以后就没脸见堀井雄二了,不过当时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广告公司职员,就硬生生拍板通过了(笑)”。

为了彻底贯彻“扛起反《勇斗》大旗”的精神,以“叛逆精神”闻名业界的Data East请来了为《多啦A梦》中为胖虎配音的著名声优立壁和也献声,用胖虎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喊出了那句“竜退治はもう飽きた”。“霸气”的角色声音加上带有强烈指向性的台词让这则广告播出后获得了巨大的反响。

《重装机兵》电视广告

《重装机兵》于1991年发售,虽然在发售前通过各种营销活动赚足了眼球,但那是毕竟是《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两强争霸的时代,像《重装机兵》这样充满创意的作品还需要接受玩家的检验,另外,游戏中还有不少有待加强的细节内容,所以在市场反响上没能达到预想的大作级别,当时日本最流行的游戏杂志《FAMI通》也给出了类似的评价:

相对于当时FC游戏动辄几十万的销量来说,《重装机兵》最终只卖了15万套的结果并不能说是理想的,但销量本身并没能妨碍部分玩家对它的喜爱。而两年后,SFC版《重装机兵 2》的上市也再次证明了玩家也觉得《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并不是日式RPG的全部。

可惜天公不作美,在初代发行公司Data East破产倒闭后,《重装机兵》的命运之路也变得无比坎坷,不仅数款续作在开发途中就被腰斩,其中还因版权纠纷而不得不放弃《重装机兵》的系列名称(这也是后来登场的《Metal Saga》系列的由来)。雪上加霜的是,在90年代末,一个自称森本的人打着Data East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宣称他目前正在开发《重装机兵》的新作,目前资金上出现了问题,希望玩家和投资方能给予金钱上的支持,虽然有部分热情玩家给此君汇了一些数额不大的钱,但好在精明的投资商找到Data East询问后戳破了此君的谎言。最终,这个叫森本的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而起诈骗案也让所有人对《重装机兵》推出续作的信心跌倒了谷底(Ps:在2006年上市的《Metal Saga》初代里,有一个叫做Book·Forest的通缉犯,这个人的原型就是前面所说的森本,日语中的本是书的意思)。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重装机兵》系列再也回不来了的时候,宫冈本人公开宣布将在2010年以《重装机兵》的名字推出了系列第三部正统续作。此时,离SFC版2代上市已经过去了17年……

如今,作为孪生兄弟和互相借鉴的对象,《重装机兵》和《Metal Saga》都在各自的道路上阔步前进着,提起当年为什么要开发《重装机兵》这款游戏的时候,宫冈说:

“基本上说我也是堀井雄二叙事流的人,我和他在讲故事的手法都差不多。但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堀井喜欢围绕着过去到现在这段时间序列来说事情,而我却不是。电视剧里经常会出现诸如两个生死互搏的人实际上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过去曾经一起快乐的玩耍之类的,写这种桥段的人非常多。从这点来说人确实是活在记忆中的,对其有共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我想创造出和那些不一样的东西,因为,《重装机兵》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后来这个游戏经常本人说就是一个纯粹的‘杀戮世界’,我想这也许是在创作的时候尽全力排除了上面说的那些要素后造成的结果吧。”

在《重装机兵》上市3年后,国内一家名叫先锋卡通的公司汉化了这款游戏,在游戏的汉化工作即将完成时,这家公司却由于无力发行,只得将汉化完成的ROM专卖给了位于深圳的另一家盗版厂商,这就是我们后来玩到的那款中文版《重装机兵》的由来。

遗憾的是,由于卡带容量和一些技术上的限制,中文版在部分名词翻译上和原版相去甚远,我们已经很难在中文版中体会到原版的那种西部片风格。并且,诸如“金衣”和“银衣”这种汉化者想当然的翻译也和原作近未来的游戏背景格格不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略显稚嫩的汉化版,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曾经有一款如此优秀的游戏。在感谢那些汉化者的同时,我也希望我们永远也不会去经历游戏中所描绘的那个悲惨的杀戮世界。

分类:小说美文
标签:
0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