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重装机兵之机甲复兴 – 第一章

夜幕即将降临,狂风肆无忌惮的卷起地面上的沙石与尘土。

仿佛在这个荒芜的时代,只有流浪、狂奔、怒吼才会让人们意识到战争并没有让人类彻底灭绝。

大破坏所留给人们的不只有痛苦的回忆。

更多时候,人们想到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全球性的灾难,人类文明越是发达反而人类原始的野性表现的却越明显。

渐渐的,人们发现,所谓的文明也只不过是建立在阶级、统治、立法与奴役等这些所有因素前提之下的美丽谎言,离开了这些,人类还会文明吗?

所以、弱肉强食才是自然法则的真理,地球上所有的生灵都不列外。

“生存”一词的含义在不同的时代一次又一次的被修正和刷新,而这一次它又有了新的定义——启程

多尔特大陆东部沙漠,由六辆运输车和两辆装甲车组成的商队正在前往达卡镇的途中。

八辆车成一字形行驶,两辆装甲车分别排在队头和队尾。

这样行驶的好处是便于观察周围敌情和随时发起攻击。

其实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真正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似乎比任何关系都更加实际,当然偶尔也会有列外。

靠赏金吃饭的猎人大有人在,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镇子里有人发布了悬赏令,他们就会一直追着你流浪,直到找到你,并且拿到你的首级或身上的一件重要物件,然后再去拿他应得的赏金。

偶尔也会有说谎的人,拿了赏金偷偷的跑掉,不过这样的谎言往往很快就会被人们识破,而说谎的人也顺其自然的成为了被悬赏的目标。

杰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幸运的是这小子一次又一次的逃过了猎人的追击。

也许是他善于伪装和他那精妙绝伦的易容术才让他侥幸逃脱。

或者说侥幸一词对杰森来讲根本就是错误的,人们常说的侥幸在他看来也许只是一种常态,而这种常态又显得那么的自然。

达卡镇西部酒吧,昏暗的灯光。

陈旧的木制吧台,酒桌、椅子、墙壁上都刻满了乱七八糟的文字和图形。

有的看起来已经刻了很久,有些看起来像字又不是字。谁知道是哪一个酒鬼的杰作,这里的常客似乎对这些文字和图形并不感兴趣。

酒吧老板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胖老头,个头不高,一脸的委屈相,眼皮总像是睡不醒一样长年的半闭着。他的脾气在达卡镇里是出了名的好。

想要把他惹怒还不如去欺负一只兔子。不过听镇子里的人说,这位大叔去年被他养的兔子给咬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的酒吧成为了这些酒鬼艺术家展现醉酒艺术的场所,这里似乎成为了“为所欲为”的代名词。

奇怪的是这种放纵也仅限于分贝不高的嘈杂声、音乐声、鼾声、匕首划过木板的嘶嘶声,而这里从没有人醉酒闹事。

“呵呵,真不知你是怎么靠招摇撞骗活到今天的。”

一个坐在靠吧台边角的女孩轻声自语道,女孩手里拿着一把精致匕首边说着边在吧台上划过来划去。

她看起来年纪并不大,金黄色的卷发,白皙的肌肤,牛仔裤、高筒靴、开胸式的黑色皮夹克,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高耸的胸部,哦不、是鼻梁。

不要急应该按从上到下的顺序描述才对,性感的嘴唇,光滑的脖颈,好吧、终于到了胸部这里,那么这个应该算是C…D…E…F….G….嗯,差不多了G罩杯的胸部。这样说吧,标准的欧洲美少女。

最显眼的就是在她背部腰间的皮带里揣着的那支左轮手枪,这支枪和她的手掌对照起来显得很不协调。

因为对与女孩的手来说,这支枪的尺寸实在是大的离谱。

与其说是枪还不如说是一门小炮更加帖切。

“怎么了甜心,有心事?”

一位二十来岁年轻帅气的男孩走过来对女孩说。

女孩并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停下了在吧台上划动的匕首。“如果你的脑袋不想亲吻酒瓶的话就马上给我滚开!”

女孩冷冷的说道,似乎她有着十足的把握可以在几秒钟内让身边的男孩瞬间倒地。

男孩没有回应她,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斜眼向女孩胸前的吧台看了一眼,上面深深刻着两个字“杰森”。

“这……是你的男朋友?你们……”

男孩的话音未落,一只酒瓶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男孩的头上砸了过来,男孩的头迅速的向旁边一闪,身体一侧躲了过去。酒瓶啪的一声粉碎的摔在了地板上。

瞬间,酒吧安静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两个人的身上,间隔了几秒钟后,人们又开始低声交流和议论,不过这次的话题应该是在猜他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哇!真是个莽撞的姑娘。”男孩一脸不解的说道。不过话语间能听出,他并没有生气更没有要发火的意思,而是多少带有一些调侃的味道。

“不想说就算了嘛,怎么还这么暴力,这样能嫁出去嘛。”

“再说这里的老板可是位胆小的大叔,你万一把他吓出心脏病,可怎么办。”

“这里的医疗技术可救不了他,到时候你可就闯下大祸喽。”

男孩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他妈的如果不想死,就立马从我的眼前消失。”

“刚才算你走运,手滑了一下没有砸到你的头,不过下次你就没有这么侥幸了,除非你确信能抓到我枪里打出的子弹。”

女孩说着将腰间的左轮手枪拿了出来,并将枪管扛到了肩上。

“侥幸?这个词听起来真耳熟,子弹我能不能抓到不好说,不过我现在怀疑你敢不敢冲我开枪,我就不信,这里是公众场所,这么多人看着你就敢随意杀人?而且还不问原因。”男孩挑衅的说道。

而正在这时,女孩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头部。

酒吧里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似乎像赛道场上的运动员在等待发令员鸣枪,只要枪声一响,立即逃离这里。

咔哒!似乎毫无犹豫,扳机被扣动了,女孩愣了。

酒吧里客人们集体哆嗦了一下,而老板早已不知躲到了哪个角落。只有男孩非常的淡定,甚至在扳机扣动的那一刹那,他连眼睛都没有眨过一下。

男孩笑了,他从自己的上衣兜里掏出了六颗子弹放在手里,并伸手递给了女孩。

“这……这……这怎么可能?”女孩一脸茫然和惊奇的自问道。

“这是我枪里的子弹!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女孩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

“这没什么,在你用酒瓶想要我问候我的时候顺便处理一下潜在的危机。”

“你这么莽撞,我可怕自己的小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在你的手里,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男孩依然风趣的应答着女孩的疑问。

这一次,吃惊的不只是女孩,还有酒吧里所有的人。

而此时,女孩再也没有开始时的不削和锐气,而是一脸呆萌的站在原地,眨着眼睛,什么也没有再说过,只是静静的看着男孩转身向酒吧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也随着男孩的身影移动着,直到男孩走到门口,他们的目光也从没有游离过。

“对了,忘了告诉你,杰森还是个单身,他不喜欢柔弱的女孩,不过她也不喜欢太过于暴力的女孩,尤其像你这样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姑娘。”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男孩的语气似乎有一些严肃,像是在告诫这个女孩,不要做错误的事,也不要太过于自大。但严肃之中似乎又带有一些调情和爱昧的感觉。

男孩离开了,女孩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呼!他是谁?杰森?不可能,杰森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手。

杰森的朋友?也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知道我要杀杰森为什么不先杀了我?

但如果他不认识杰森,他怎么知道杰森是不是单身。

他妈的!我干嘛要想他单不单身的问题,脑子好乱。女孩心想着,拿起酒杯又猛喝了一大口啤酒。

难道我今天真的喝多了吗?为什么感觉自己最近的脾气越来越糟糕。也许那个男孩说的对,我是该收敛一下自己的性格和脾气了。冲动就是今天的下场,丢了面子,又丢了我淑女的形象。

哦、妈的,好像淑女不是我这种风格啊,着装就更不像了。

哈哈,几年前我还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算了,管他呢,爱他妈谁是谁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他,他更不是我要找的人。

女孩喝掉了酒瓶中最后一杯酒,便晃晃悠悠的离开了酒吧。

距离达卡镇东部沙漠六十公里处,商人的车队。

“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要达目的地了。”克兰特对昏昏欲睡的父亲说。

“哦,是嘛,看来你小子有长进了,连到达的时间都推算的这么精准了?”父亲慢声细语的说道。

“那当然了,我是谁呀,多尔特大陆最知名的商队大佬巴隆吉斯的儿子,这点事情还能难倒我?”克兰特仰着头脑吹嘘的说道。

啪!一只厚重的大手从克兰特的后脑拍了过去。

“臭小子,你那背包里发光的东西是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拿个犬系统卫星定位器就敢在你老子面前大言不惭的吹牛皮?不过你这吹牛的本事倒是有长进,像你老爸我,哇哈哈哈!”

父亲豪爽的笑声让车上的人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正在这时驾驶室的对讲系统响起了急促的呼叫声,说话的人是前方带头装甲车上的佣兵。

“巴隆吉斯,巴隆吉斯!能听到吗?听到请回答!”

“我在听,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巴隆吉斯表情凝重了许多。

“我的车载预警雷达显示,距我们前方两公里的地区出现了多个不明移动的物体正在向我们靠近,速度不是很快,但数量比较多,大约能有三十个左右。”

“现在无法确定这些东西是什么,但从雷达上显示的红外热源成像来看,应该是某种生物,但不知是人类还是什么别的变异体,而且它们似乎正在加速向我们靠近。”

装甲车佣兵人员紧张而又急促的一段通话彻底打破了旅途的宁静。

“所有车辆人员听我指令,我是巴隆吉斯,现在我们可能遇到麻了。”

“目前还无法确定目标的危险程度,但不管他们是谁,只要想打我巴隆吉斯商队的主意,就算玩了命我也要干掉他的老窝。大家准备好战斗……”

——

钢镚 原创作品

17K小说网_重装机兵之机甲复兴

本作品是根据《重装机兵》游戏编写的一部长篇科幻冒险类小说。作品中的剧情不是正统游戏中的任何一部,也就是说不是写游戏中的剧情,而是全新的内容,只不过剧情设定还是重装机兵的模式。第一次尝试写小说,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本人会持续更新,欢迎各位MM玩家和科幻迷朋友们阅读。

本文由发布于:2016年04月13日

+1
已经赞过啦!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