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资料站

重装机兵资料站

搜索

恶霸录 – 门多萨

作者:小浩鼠

转载自:重装机兵专题站

如果真的和凯撒比起来,同为著名恶霸的门多萨实在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废物。他生性胆小、多疑,处世寡断、缺乏主见,也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才能,更别说凯撒那种难得一见预见性和大局观了。

但门多萨的优点,也正是凯撒所缺乏的地方:他工于心计,处世圆滑,善于见风使舵。这些特质若是放在其他地方,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优点。但在酸谷,这个环境独特、势力复杂的地方,门多萨的这种墙头草、善于巴结和顺流而下的性格却如鱼得水,使得他这种本不堪大用的小人也当上了独霸一方的恶徒头目。

在叙述门多萨的故事之前,必须要先从整体的角度来了解酸谷地区的历史。——只有在这个特殊的大环境下,才能有机会让门多萨这样的小人爬到足够高的位置上。

虽然在门多萨上位后相当一段时间,整片大陆都笼罩在拜亚斯军的恐怖阴影之下。但酸谷地区的人们从未放弃过,他们一直在为了生存、为了自由而努力的战斗着。

“大破坏”宣告开始后,诺亚军对人类发动了猛烈的进攻,酸谷地区从地理位置上距离诺亚所在的地球救济中心并不是特别遥远,地区防卫军在诺亚军的猛烈攻势前溃不成军,数月时间内,周边各地的防卫军便被诺亚军压缩到了地形复杂的酸谷地区内。

最先撤至酸谷的溃军在当地残存防卫力量的帮助下得以站稳了脚跟——当地防卫军也因为大量的无人机械背叛而蒙受了巨大损失,双方将部队重新整合为了一支整编部队,准备依托酸谷东南的几所重镇来抵抗诺亚军的攻势。

最初的战斗爆发在抵抗军和诺亚军的前锋部队之间。抵抗军勉强的击退了敌人,但自身也遭受了比预计中大得多的损失。抵抗军指挥层意识到了情况的严峻性,他们立即准备了第二道防线,企图通过前线争取时间来巩固后方的防卫,同时也希望能够征集足够的补给物资。

acid_canyon_powers_01

但是诺亚军的第二波攻势猛烈得超乎想象,在对以斯拉港攻击的同时也分兵南下,在内海南部的滩头大量登陆,直扑沙漠中的北关口和死亡十字,同时大量的部队也开始进攻南部沙漠中的南关口,企图两面夹击,消灭雨谷中的工业据点梅尔特镇。

第一道防线仅仅坚持了不到两个月便告全线崩溃。被击散的部队不得不沿着预先确定的路线撤离至第二道防线。诺亚军一路势如破竹,沿着水路逆行而上,大量的部队涌入了酸谷的内海之中,港口城市以斯拉也落入诺亚军之手,没来得及撤退的士兵与平民几乎全部被杀。

拥有了制海权的诺亚军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立即破浪前进,气势汹汹的逼向了内海沿岸的其他两个港口重镇德尔塔·里奥和哈多巴。同时登陆的部队也突破了北门关口,与死亡十字关口的守军展开了激烈战斗。幸运的是南门关口的守军奇迹般的击退了诺亚军,大大的减轻了死亡十字关口的防守压力——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

形势依然很不乐观:港镇德尔塔·里奥虽然有着较完善的防御设施,但哈多巴作为一个运输为主的工业港口,地形和守卫力量都不足以支撑防御作战。

这时候,紧邻哈多巴的厄尔尼诺发挥出了极大的支持作用。由于山路地区的阻隔,厄尔尼诺受到的大多数只是失控机械的攻击,诺亚军还被阻隔在东南方,这使得厄尔尼诺能够安全的全力对哈多巴进行支援。作为当地工厂实业家的门多萨正是此时开始有了发迹的机会,他对哈多巴不遗余力的进行着物资和人员上的支援,使得门多萨在抵抗军中拥有了较高的声望。

acid_canyon_powers_02

但是对诺亚军的抵抗一直都是绝望的。在拉锯持续了将近半年以后,抵抗军已经几乎已经难以为继。到处都弥漫着绝望的气氛。即便有梅尔特镇的全力生产支援,死亡十字的弹药和人员消耗也已经到达了极限。防御形势已经岌岌可危。

转折就在这个意想不到的时候来到了。在一个同样死气沉沉的日子里,梅尔特镇的人们惊讶的发现,一排排步伐整齐,装备精良的士兵和闪闪发光的六轮机动装甲车穿过了雨谷那永不停歇的暴雨,气势汹汹的赶往了死亡十字。防卫当地的抵抗军们也被这样的阵势吓呆了——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群从身后冒出来的强大部队是敌是友。直到这些士兵们登上了死亡十字的大门,开始以令人目瞪口呆的火力向诺亚军展开屠杀的时候,抵抗军们才意识到,他们是援军。巨大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死亡十字,每一个人都为重获的希望而激动不已。

acid_canyon_powers_03

这支装备精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正是在后世被称为“拜亚斯铁爪军”的强大势力。不过在他们现世之初,这只军队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当时也并不叫拜亚斯铁爪军)。虽然看起来是友军的关系,拜亚斯军从未与抵抗军有过任何交流,即便是一起作战的时候也我行我素。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的身上都笼罩着神秘的光环。

拜亚斯军的来源便是矗立在内海中央的超级机械巨城,拜亚斯城。自大破坏至酸谷抵抗军与诺亚军胶着的现在,因为一直无法联络上,以及已经失踪的弗拉德博士与诺亚的渊源,拜亚斯城一直被抵抗军判断为失控机械所占据而对其敬而远之。没人能想到拜亚斯城还还能组建出如此强大的军队来对抗诺亚军。

随着拜亚斯军的出现,抵抗者们的实力大大增强。拜亚斯军兵分三路向诺亚军发动了反击,除了对死亡十字进行支援,并架起了巨型炮来完全覆盖住内海南部的登陆区以外,对南门关口也进行了防御的巩固。同时第三支部队从海上出发,攻向了被占领的港口都市以斯拉。

acid_canyon_powers_04

在抵抗军的配合下,拜亚斯军和诺亚军在以斯拉展开了激烈的攻坚战。抵抗军甚至撤出了全部南门和死亡十字的守军,参与到了对以斯拉的攻势中。最终拜亚斯军以极大代价夺回了以斯拉港,成功切断了诺亚军进入内海的通道。

局势终于得以稳定下来。酸谷地区的防御力量成功的将诺亚军堵在了东南大门之外。后方的城市也开始慢慢恢复元气,藉由相对稳定的环境全力开动了生产后勤工作。虽然神秘的拜亚斯军依然与抵抗军、酸谷地区的居民不做任何的交流,但所有人都适应了这只沉默的友军的存在。

若是局势这样一直稳定下去,或许门多萨就会一直是一个小小的后勤工作者,绝无机会登上统治厄尔尼诺的位置。但他偏偏又是那么幸运,混沌之神对世界的眷念给了他莫大的恩赐。

在与诺亚军的拉锯战数年之后,虽然表面上局势依然胶着,但抵抗军和拜亚斯军都已经疲惫不堪。面对无穷无尽、潮水一般的诺亚军,即使拜亚斯军兵力上暂时占有优势,也无法避免这种消耗性的战斗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渐渐的抵抗军也发现了拜亚斯军的一些不光彩猫腻:他们似乎在对普通人进行一些不为人知的改造实验,以此来增强部队的战斗力。但是,抵抗军的高层认为拜亚斯军增强战斗力对抵抗军未必是坏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此事压了下来。

随后的一段时期,赏金猎人公会“入驻”了酸谷地区。这些由在破坏中余生下来的人们自发成立的组织通过利益集中奖励的方式,吸引了一批精英加入。他们很好的弥补了正规军以外特殊作战需要的漏洞,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辅助力量——当然,那个时候没有人能预见到在大破坏之后,赏金猎人公会能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组织。

门多萨在这个绝佳时期加入了赏金猎人公会。他虽然不是什么精英猎人,但凭借常年对抵抗军的鼎力支持和相对丰厚的物资实力,他成为了赏金猎人公会的重要组织成员之一。同时是他跃上高台的第二步。

抵抗战争坚持到了第四年。酸谷地区的又一次灭顶之灾来了。


在“复仇者”猎人团揭开拜亚斯城里的黑幕之后,酸谷的人才知道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在当时,抵抗军和酸谷的居民们所能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拜亚斯军倒戈了,在一个任何人看来都不适宜倒戈的时期。——不过,也有人曾经指出过:或许拜亚斯军从一开始就未把抵抗军和酸谷地区的人当作盟军。

“铁爪军”正式出现在了大众的眼前。他们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到处抓捕年轻力壮的人,并将他们押上装甲车,送往一个没有人知道的、永远无法再回来的地方。

抵抗军虽然很快反应过来并组织起了对抗的兵力,但铁爪军和抵抗军的实力差距是明显的。抵抗军很快就丢失了大片的野外区域,被压缩至内海西部以及西北部,依靠城镇以及居民们的支持尽力抵御铁爪军的进攻,前线的城市基本落入了铁爪军之手,仅有梅尔特镇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还能够将铁爪军拒之门外,但本身也完全失去了和抵抗军的所有联系。

acid_canyon_powers_05

铁爪军本身也并不轻松。由于将抵抗军完全挤出了东南前线的重镇,铁爪军不得不独自面对诺亚军的进攻。但因为抓捕了大量一般人的原因,铁爪军“生产”出了一批批新的改造型铁爪士兵,也勉强将前线的形势稳定在胶着状态。

新的均势产生了。抵抗军、铁爪军和诺亚军三方再次形成了脆弱的平衡关系。退缩至酸谷西部地区的抵抗军早已无力反攻,只能据点死守。腹背受敌的铁爪军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诺亚军却是反常的十分平静——既不猛烈进攻也不放松压力,似乎乐于坐观酸谷内的人类互斗一般不紧不慢。

这时候,门多萨,这个总能看准时机进行投机取巧的狡猾分子,又一次的抓住了提升地位的机会。他开始寻找方式以求与铁爪军联系,这并非因为他有什么前瞻性,而仅仅是因为他那多疑、后顾颇多的个性迫使他为了自己的小命而寻求多一条生路而已。起初他的行为没有得到铁爪军的回应,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门多萨都像是对着墙壁说话一般的无聊。

三方对峙的时间又过去了四年。诺亚军依然被抵挡在东南入口之外。抵抗军和铁爪军在酸谷内湖周边的众多地区发生过无数次交战,不少据点甚至数次易手,但谁也没能对对方造成较大优势。

再次让天平的倾斜发生变化的,就是后来在酸谷地区人人皆知的“铁爪四天王”的出现。铁爪军多年的生化改造终于有了成熟的产物。四位战斗能力极其优秀却又残忍、冷酷的领导者出现在了铁爪军中。他们成为了早已杳无音信的铁爪军首领弗拉德博士的代言人,率领着军队向抵抗军的势力范围发动了猛攻。

原本能够勉强维持战线的抵抗军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开始大面积溃败。不到两年的时间,北方的港镇德尔塔·里奥就落入了铁爪军的手中,大量的无辜平民被押上了开往拜亚斯城的渡船。铁爪军的势力也直逼西部交通要道上的高塔,以及西南地区的港镇哈多巴、厄尔尼诺。

门多萨正是在此时与铁爪军搭上了线。他秘密的联系上了四天王中的某一位——现在已经没人知道究竟联系的是谁。并向对方出卖了哈多巴、厄尔尼诺的抵抗军和赏金猎人的防御分布信息,当然代价是等待铁爪军到来之时,向铁爪军效忠并获得西南地区的统治权。

哈多巴岌岌可危。就在门多萨打着他的如意算盘之时,新的消息从前线传来——诺亚军来了!

虽然诺亚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但一直以来,进攻酸谷地区的诺亚军总是给人一种不紧不慢的感觉,甚至于到了后期,内海西、北地区的大部分居民都几乎遗忘了这些真正想要消灭所有人类的敌人。但这次,诺亚军是真的“来了”。安插在东南地区的所有侦查单位都向他们的上级——不管是铁爪军还是抵抗军——报告了这次真正的毁灭之潮的到来。

这是一支与之前进攻的诺亚军组成完全不同的新军队。虽然那些失控的工厂机械、无人武器平台依然混杂其中,但更为显著的特征是它们之中那些显眼的、恐怖的、巨大的超级武器的身影。

“萨乌鲁斯”级生物战列舰正是在这一次的战争中首度出现于人类的眼前。巨大的身躯、疯狂的火力、几乎无法被击倒的强大生命力,昭告了诺亚军超级武器时代的到来。诺亚军的先头部队完全没费什么劲就突破了东南航道,并聪明的绕过了重兵把守的以斯拉,多方向齐头并进,矛头直指铁爪军的大本营——拜亚斯城。

眼见不妙的以斯拉港铁爪军驻军本想回头对拜亚斯城进行救援,却还没等到成功登陆内海南滩,就被诺亚军全部消灭于内海之中,整只部队只有因为发现中了调虎离山计而提前逃脱的四天王之一“卡里奥斯特洛”幸运生还,成功从诺亚军的围追堵截下逃回拜亚斯城。而进行如此巧妙战术指挥与安排的,就是后来成为酸谷地区最大祸害的高智能海洋机生兽“U鲨”。

同样的,南门关卡和死亡十字也一一被诺亚军突破,“萨乌鲁斯”级战列舰那巨大的身躯踏入了雨谷之中,而南门守军则是被失控的超级战车,S-METAL“代达罗斯”号所率装甲部队屠杀殆尽。

acid_canyon_powers_06

铁爪军召回了内海周围的所有兵力,在拜亚斯城附近与诺亚军展开了激烈战斗。四天王也被派遣到了各个吃紧的战场上,勉力支撑住诺亚军的进攻。

获得了绝佳喘息时机的抵抗军很快从之前的颓势之中振作了起来,并逐一收复了曾经失去的各战略要地,甚至成功占领了铁爪军抛弃的港口城市以斯拉港。甚至前线据点一度扩张到了东南大门之外的摩洛·珀克。赏金猎人公会大胆的将铁爪四天王的通缉令贴到了他们能贴到的所有地方。

能让抵抗军如此“猖狂”的原因在于,诺亚军进入内海以后的精力主要都放在了对铁爪军以及拜亚斯城的进攻上,对其他地方仅仅停留在骚扰的级别。而铁爪军则早已被压缩在南部地区,根本无力顾及外部事务。

本来已经搭上了线的门多萨眼看着铁爪军失势,心中的忐忑越发的严重起来——自己已经是一个实质上的叛徒,不知什么时候这些行为就会被人发现,到时候断然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的疑心病越来越重,直到对任何人都不再信任,对自己的亲信以及部下疑神疑鬼,捕风捉影。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几次成立了贴身保镖卫队,但又因为猜疑而将保镖队一次次的解散。如此反复折磨数次以后,他决定成立一支纯粹用金钱雇佣的私人卫军,以便万一东窗事发的话能顺利逃脱。

同时,在私人卫军成立之后,门多萨也当了一次双料间谍。他大张旗鼓的将私人卫军派上了前线数次,并“带回”了铁爪军对哈多巴的袭击计划,并高调的指出,抵抗军内部出现了间谍。门多萨如此积极的行为又再一次在抵抗军中获得了人望,至于间谍,街道上流浪的随便哪个倒霉蛋都可以是。

诺亚军已经完全占领了内海,并对沿岸周边城市展开袭扰。抵抗军在夺回了以斯拉港之后,一定程度上遏制住了诺亚军进入内海的通道,但自身也不得不直接面对来自东南方向的诺亚军援军的进攻。整个酸谷地区乱成了一团,几乎所有的部队、城镇、据点都在各自为战。大多数人都知道,灭亡的日子可能不远了。


糟糕的形势持续了三年。酸谷地区已经被诺亚军的可怕怪物们完全渗透,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内海之中,到处都是失控的机械怪物、机生兽、无人战斗载具。抵抗军龟缩于各个据点内,赏金猎人们偶尔会主动出击,但几乎每次都是惨败而归。

铁爪军的形势同样好不到哪儿去。由于不断受到内海地区的诺亚军袭扰,拜亚斯城的铁爪军直接向海里释放了大量的高浓度剧毒、腐蚀性废料,使得拜亚斯城周边海域完全成为了一个死亡区域。诺亚军改由内海南部大量登陆,试图经由陆路进攻拜亚斯城。死亡十字的巨型防御炮成为了争夺的关键。由四天王之一的前线指挥官“臭鼬”亲自镇守。但即便如此,死亡十字关卡也经常会被冲破,几乎每个月都会上演争夺与反争夺的激烈冲突。

acid_canyon_powers_07

通往拜亚斯城的陆路要道“雨谷”,则成为了最危险的地域,这里不属于铁爪军、不属于抵抗军、也不属于诺亚军。梅尔特镇的抵抗军们依然顽强的固守着他们的这个最后的据点,铁爪军则想努力维持从前线到这里的路线保持畅通。而诺亚军,“萨乌鲁斯”级生物战列舰在第一次进攻中就抵达了此地,并恣意的横行着。由于雨谷终年不散的浓雾、暴雨,也使得三方都无法顺利找到敌人的行踪,无疑又给这里的形势平添了更多的未知性。

酸谷地区的混乱局势已经持续了十年以上。相比较其他早就被诺亚军踏平的地方,这里坚持抵抗的时间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但灭亡的日子也一天天临近,诺亚军强大的压力一点点的压下来,所有人都已经漠然的接受了这必将灭亡的事实,抵抗军是这样,铁爪军也是。

但是,他们已经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长到命运之神足以给他们准备一份奖励——即便对抵抗军来说这份奖励有失公平。

诺亚被破坏了。一个不知名的猎人率领他的团队不可思议的杀进了全世界的联军都没能进入的地球救济中心,将诺亚变成了一堆破碎的机械零件。

虽然仅仅破坏诺亚并不等于是消灭了所有的诺亚军,但是去了大脑,原本协调性极高又源源不断、永不停歇的诺亚军瞬间就变成了一盘散沙,再也没有办法进行锐利的攻势、也不再会有无穷无尽的后援。

酸谷地区的形势再一次、也差一点就是最后一次改变了——如果没有后来的“复仇者”猎人团的话。铁爪军和抵抗军虽然未能得知诺亚被破坏的消息,但他们都能明显的感觉到,眼前的诺亚军猛烈的攻势忽然就变得软弱无力甚至于无法构成足够的威胁。原本即将归零的死亡丧钟停在了最后一刻。

抵抗军的士兵们将这个好消息散播了出去。酸谷的人们欢呼了起来,到处都洋溢着胜利的气氛。

但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酸谷地区能坚持如此长时间的抵抗,铁爪军这个势力的存在“功不可没”。但是很显然的,最终能够吞下胜利果实的,也只能是铁爪军。

没有了诺亚军压力的铁爪军迅速的恢复了元气。酸谷地区的人民和抵抗军甚至还没从胜利的喜悦中清醒过来,铁爪坦克就已经出现在了各个城镇据点跟前。他们丝毫不比诺亚军仁慈,而且更善长于对付人类。

在诺亚军的铁蹄下一直坚持抗战至今的酸谷抵抗军最终被铁爪军彻底消灭。几乎所有的大型城镇也都顺理成章的被纳入了铁爪军的统治之下。无数的人成为了铁爪军实验台上的可怜牺牲品,酸谷最黑暗的时代到来了。

门多萨。这个一直在混乱的战争中投机取巧、两面讨好的卑鄙恶霸,在此时走到了他人生中的最高峰。在铁爪军即将到达厄尔尼诺镇的时候,门多萨主动带领着当地的抵抗军和赏金猎人公会成员向铁爪军投降——因为他的人望,大多数抵抗军士兵天真的相信他的投降是为了保全大家的性命,毫不怀疑的便跟随他放下了武器。

但门多萨投降之时便兑现了他起初向铁爪军许下的承诺。抵抗军的重要人物全部被交出去并惨遭屠杀,秘密据点的位置也被大白于天下。大量年轻力壮的士兵也被送向拜亚斯城的改造中心,他们甚至没来得及怨恨门多萨的背叛就被变成了可悲的改造生物。

门多萨顺利成章的获得了厄尔尼诺以及西南地区的统治权。他一方面向铁爪军卑躬屈膝寻求庇护,一方面则加紧寻找从前的战友以便将他们卖给铁爪军。同时他也解散了自己的私人卫军,并向他们痛下杀手。可惜的是这次行动并不完美,私人卫军中也不乏聪明者,他们看出了门多萨的企图,并早早的逃出了门多萨的势力范围。其中一些人最终被门多萨的爪牙们追上被杀掉,但也有少数人侥幸逃脱,其中便有让门多萨终身都不能安睡的金牙、银牙两兄弟。

多年过去。铁爪军已经发展成了统治数十个地区的超级势力,他们只留下老弱病残,无休止的抓捕身体强壮的人,每隔一段时期便会对治下的地区进行一次“收割”。其凶猛的势头甚至被人称为“诺亚军再临”。门多萨在这把巨大保护伞的庇护下,也成为了酸谷西南一隅人人敢怒而不敢言、名副其实的恶霸统治者。他四处召集打手,给他们发付铁爪军的装备,并将他们安排成自己的私人保镖。但凡有人敢对他有半句怨言,就会被终身监禁、残忍的折磨致死。在门多萨的一手操作下,新的赏金猎人公会也成立起来。门多萨大声的向世人宣布着,他依然会维持这个正义的组织,以保护酸谷地区人民的安全。虽然其悬赏的名单上依然还有四天王的名字,但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这个赏金猎人公会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集团而已,因为没有人敢于去真正试图获得通缉令上的赏金。

当然,酸谷地区人民的抗争是永不停歇的,即使是在如此黑暗的时代也一样。原来的抵抗军虽然早已不复存在,但不少“真正的赏金猎人”依然没有放弃希望。他们虽然默默的为现在的赏金猎人公会做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一直等待着翻身的机会。门多萨也成为了一个头号刺杀目标。但由于他生性胆小又多疑,想要接近他就已经十分困难,更别说企图取其人头了。

门多萨的统治倒台于一次地下组织的起义,最终被击毙于自己的宫殿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叫里奇的人带领众人推翻了门多萨,但真正功不可没的人实际上是被人们称为“复仇者”的团队的首领,名叫肯的少年。门多萨十分的轻视这位少年,他从未将他设为值得提防的对象,以致于那多疑的性格在这位少年身上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铁爪军并未重视门多萨的倒台,在他们来门多萨还不如一条狗。但是很快,两年以后,铁爪军也迎来了自己的末日。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门多萨是一个典型的时势造人的例证。他的性格摇摆不定,难堪大用。若非酸谷地区地复杂形势,门多萨只怕永远都会默默无闻,或许,早已成为路边的一具枯骨也不一定。

更多脑补,参见 恶霸录 – 重装机兵专题站

本文由发布于:2014年10月12日

+1
已经赞过啦!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

一条评论